据《布里斯班时报》报道,22岁的韩国学生Eunji Ban在布里斯班内城区一个公园被一名陌生人打死。陪审团最近做出裁决,认定罪犯的情况不适合出席庭审。这个决定出炉之后,Eunji的父母在回国之前写了一封信。(以下是Eunji父母信中所述,故使用第一人称)

我们等了4年,相信正义终将得到伸张。每一年的11月24日对我们来说都非常痛苦,支持我们走下去的就是伸张正义的这个信念。但是就在2017年10月5日,我们的信念变成了绝望以及难以想象的痛苦。
有句成语叫入乡随俗。作为韩国人,我们并不完全了解澳洲的法律系统,但是我们当然知道法律是不一样的。我们能做的不多,只能等待和观望。
然而,凶手的权益竟然比死者的权益还要重要,这一点让我们难以理解。
首先,我们感到很遗憾,这场审判牵涉到一名亚洲女孩被一名白人男性谋杀的案件,但是陪审团的成员全部都是白人背景的澳洲人。
其次,我们很难理解凶手有关他出现幻觉的说法。凶手声称,他的精神状态不适合出席庭审。要知道,就算是正常人,作为被告出席庭审的压力和紧张也不会小。
我们理解法庭可以根据精神科医生的评估来做出判断,但是我们不能理解的是,已经有很多精神科评估显示,被告是可以出席庭审的,但是法庭却认为审判无法继续。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怎样相信此前这些评估结果?
谋杀案件审判的目的是决定被告人是否有罪。但是被告从2017年9月25日第一次审判就声称自己有幻觉及人格分裂,因此认为自己无罪。然后审判的重心就转移到了被告是否患有这些精神问题,以及他是否可以出席庭审的问题上。
被告的精神状态超过了审判的最初目的。这场审判事关我们女儿的死亡以及被告当时的意图,而不是他现在的精神状态。如果被告在案发时精神状态不稳定,那么疏忽了这一点的人是否应该负责?被告被送到了精神健康机构,好像他并没有因为所作所为而受到惩罚,反而还因此受到了照顾。
作为外国人以及受害者的父母,我们的观点也许有些不一样,但是我们也很庆幸能看见这一过程。我们还看到有人留下了女儿的照片,还献上了花。我们感到很温暖,还有很多人还在惦记着我们的女儿。
我们感谢法官Dalton,检方David Meredith也一直竭尽所能向我们解释案件细节。我们对受害者支持服务机构的Birnie以及很多其他人表示感谢。
在澳洲的时候,有了这些人的依靠才让我们能继续这段痛苦的旅程。
没能看到最终的裁决以及我女儿安息就要回国让我们心碎。这种痛苦永远不会消逝。她也永远不会被替代。我们会试着笑着过下去,会每天充满感恩的心情。
因为每一天都是我的女儿Eunji想要快乐活下去的一天。我们的女儿不希望我们每天痛哭流泪。
我们依然相信,正义终将来临,Eunji也会安息。

Eunji Ban的父母Hyeonggyu Ban和Sukbun J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