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 Cartledge花了近10年的时间找一个退休村运营商讨债,却不知道对方有犯罪历史,还和黑社会有关联。

据《时代报》报道,Cartledge的母亲在维州海滨城区Patterson Lakes的Berkeley Living买了一套公寓,被以27万元的价格卖掉。为了拿回这笔钱,Cartledge花了很多时间和金钱,和兄弟的关系也恶化了。

这是又一个退休村运营商被曝光存在不当行为。据费尔法克斯媒体披露,30多个家庭在这个退休村的公寓被卖给新业主,却拿不到卖房款。

Cartledge说,退休村运营商可以卖掉公寓,但不把钱给居民或居民的家庭,这让她感到很难受。

Jane Cartledge, who has lost a considerable amount of money after buying into a retirement village owned by convicted ...

在此之前,费尔法克斯媒体和澳廣公司的《四角方圆》(Four Corners)节目组对退休村运营商Aveo进行调查,发现该公司存在多种可疑行为,包括合同复杂而又模棱两可、乱要价、安全问题,以及误导性的营销承诺等。

调查显示,政府对退休村运营监管不力,无法保护退休村居民的权益。

本周,维州政府才因没有采取切实行动给予一项针对退休村运营的调查反馈才招致猛烈批评。

Berkeley Living的交易名称登记为Berkeley Property Management,由一个25岁的男子运营,该男子没有什么经商经验,还有犯罪记录。

Berkeley Living retirement village at Patterson Lakes.

这家公司还和已经破产的老年护理巨头Stephen Snowden有关联。Snowden曾被称作“诈骗惯犯”,在2013年被西太银行告上维州最高法院,追讨1,300万元被盗用的款项。

法院审判结果对西太银行有利,于是该行为Berkeley Living找了清算人。2014年,西太银行拿到一项法院命令让Snowden破产,却没有追回多少款项。

2009年,Berkeley Living的前运营商陷入财务困难收掉公司后,把退休村管理权给了Snowden。他在本周说,在该退休村买公寓的30多个家庭和投资者是“卑鄙小人”,他没有欠退休村居民的钱。

Snowden说,他不负责处理前居民陷入的财务困境,但他是负责纠正问题的人。

据了解,Berkeley Property Management还在运营Berkeley Living退休村,但Snowden不在董事会之列,名下也没有该公司股份。

Snowden前商业伙伴和前女友Olga Harradine是Berkeley Property Management的唯一董事。她的律师说,在《时代报》联系她之前,她不知道自己是该公司董事,正在想办法辞去股东身份。

Berkeley Property Management的现任董事是25岁的Deyar Musa,曾在2016年因持有可卡因被定罪。

Snowden说,居民同意只拿回部分卖房款项。他计划通过开发退休村附近的土地来改善财务状况。

Colin Walker也是受害者之一。2011年,他父亲过世后,他就把退休村的公寓卖了。扣除其他费用后,他应该有近10万元的收入,但一直拿不回来。

他找过维州消费者事务厅,给当地议员、媒体、西太银行和Moorabin CID等写过信,但都石沉大海。很多居民和家庭年纪都比较大,害怕报复不敢说出来自己被骗了。唯一的选择就是打官司,但至少得花25万元,部分家庭又负担不起。

Walker说,在没有适当监督审查的情况下允许退休村更换运营商的体系有问题。很多老年人都不清楚他们的权益,不知道他们的投资会被狡猾的运营商侵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