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先驱太阳报》报道,最早从下周开始,维州议会就将推出新法规,允许出租车司机自行定价。
《先驱太阳报》了解到,内阁将很快考虑改变现有法律。但是同时,他们也将决定是否对出租车费用做出限制或通过其他方式确保保护消费者的权益。
这也是维州政府继Uber及其他共享出行服务合法化之后做出的第二项改革。Uber及其他共享出行服务合法化之后,维州出租车牌照的费用也应声下降。


行内消息人士透露,类似Uber这样的运营商已经采取了没有费用限制的系统。这对出租车司机来说也是一种担忧。
他们担心出租车牌照费用的降低以及其他改革措施将限制竞争带来的多余费用。
政府有可能正在考虑对整个行业做出费用限制的规定。
而整个行业也在等待政府的决定,看他们是否对日益上涨的价格做出限制。
今年7月的一天,墨尔本火车系统在晚高峰期崩溃,交通厅长Jacinta Allan对Uber借机抬高价格的行为提出了批评。
大的变革很可能会引发热烈的讨论。有些出租车牌照持有者已经抱怨,称政府毁掉了他们的生活。
为了平息出租车司机的怒火,政府准备了3.32亿元的赔偿金,其中98%已经支付给了那些持有4张出租车牌照的人。
按照赔偿计划,第一张牌照的赔偿金为10万元,另外几张牌照各可以获得5万元的赔偿。
政府表示,这些“公平资金”已经被分发给了那些受改革影响最大的人。
第一笔赔偿已经于7月份发放。但是政府也无法给出发放赔偿的具体金额。
反对党公共交通事务发言人David Davis说:“州长安德鲁斯对出租车行业的改革前后不一致,而且过渡期的做法也很不适当,所谓的公平资金根本就不公平。”
但是交通厅长Allan的发言人Hayley McNaughton表示,政府已经给整个行业提供了逾5亿元的资金。这也是澳洲各政府中对这个行业投入的最多的援助资金。

McNaughton表示,这些改革措施将对出租车行业提供一定的支持。乘客将有更多选择,费用也将更少。
一名出租车行业人士表示,下一轮的出租车行业规定将于下周出台,但是出租车司机不太可能可以自行定价。“这样做会导致情况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