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保政府的入籍规定改革重新启用了一些艾伯特时代就被摒弃的提议,包括收紧移民子女及外国外交官子女的入籍权利。政府说,这些限制为了防止家长把子女的国际当成“全家移民的跳板”,或者在他们自己的移民申请争议中博取同情。

根据拟议的改革,如果儿童移民曾经非法在澳居留,或者在没有有效签证的情况下再度入境澳洲,就将失去在10岁生日那天自动成为澳洲公民的权利。

同样地,如果孩子的父母在孩子出生时没有“有效”签证,或者在孩子出生前非法在澳居留,孩子也将失去10岁时自动入籍的权利。也就是说,持过桥签证的家长所生的孩子,并不能自动获得澳洲国籍。

此外,外国外交官所生的子女,也无法再在10岁时自动获得澳洲国籍。

不过,移民部向费尔法克斯传媒证实,有一种情况,亦即父母其中一方是澳洲公民或永久居民,那么孩子将可以依照正常方式获得澳洲国籍。

据悉,这些措施原本包含在2014年艾伯特政府的预算案中,但却未能通过参议院,最后被搁置。当时的移民部长是莫里森(Scott Morrison)。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专家鲁宾斯坦(Kim Rubenstein)反对2014年的提议,认为重新启用这些建议是又一个倒退。

2014年的移民部数据显示,每年平均有400名儿童根据所谓的“10岁规则”申请澳洲国籍,大多来自韩国、新西兰、中国、日本、印度尼西亚、斐济和汤加。达顿表示,新规定不会影响新西兰父母或无国籍人士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