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研究员克里斯蒂娜·何(Christina Ho)承认,她即将出版的研究论文《愤怒的白人与充满抱负的亚洲人》起了一个有争议的标题。但这位悉尼科技大学艺术与社会科学系的高级讲师表示:“我是故意引发争议的”。

何女士的最新研究是对曾经参加新州精英中小学补习班的澳大利亚亚裔和白人家长进行的定性研究。

新州有19所精英中学,29所半精英中学和76所精英小学开设了补习班,拥有全澳规模最大的精英选拔制度。而何女士的研究表明,白人家庭经常被排除在外。

这位直言不讳的学者告诉《澳大利亚人报》,澳洲白人对此的“愤怒和怨恨”,让她非常惊讶。她说,这些父母觉得“因为与亚洲文化联系紧密的补习文化大行其道,导致他们被关在精英学校的大门外”。

“这种愤怒之深,让我非常震惊。现在,许多白人家庭都对这种补习文化产生了种族主义的敌意。”

联邦政府资助的MySchool网站显示,新州和维州排名最高的精英学校,通常80%到95%的学生都来自非英文背景,通常是亚裔。专家说,大多数学生都经历密集的补习,以进入这些精英班级和学校。

何女士对20个白人和亚裔家庭的研究发现,即使是那些有幸把孩子送进新州精英学校的白人家庭也感觉自己被“边缘化”。她说:“他们认为整个精英选拔制度的运作方式,已经背离了它的初衷。”他们也觉得补习行业“扭曲了精英学校的制度,因为如今,如果不让孩子参加补习,就很难让他们进入精英学校。这让家长们感到很不舒服。”

新州教育厅多年来一直否认补习文化与精英学校的入学率有关,但现在也决定采取行动。上周,该厅的文官长斯科特(Mark Scott)说,精英学校的入学考试范围将扩大,以鼓励更多弱势学生入读。有趣的是,斯科特明确地把补习文化盛行与进入精英学校的弱势学生减少联系在一起。

来自亚裔中产家庭的学生高度集中在精英学校的趋势,在MySchool网站上一目了然。该网站显示,悉尼西北区的James Ruse Agricultural High,97%的学生来自非英文背景。

在North Sydney Girls High,这一比例为93%;North Sydney Boys High是92%;Baulkham Hills High是94%;Sydney Boys High为89%;而Sydney Girls High为87%。

维州也是如此,墨尔本Mac.Robertson Girls High 87%的学生来自非英文背景。Melbourne High的比例为79%。

何女士认为:“这些亚裔家长是第一代移民,他们觉得自己没有办法在澳洲社会中领先,因为他们没有人脉,也没有在这里接受过教育,所以他们送孩子去补习,提供一些他们作为移民家长给不了的东西。”她继续说,这些家长同样担心遭到歧视,以及移民澳洲后工作职位“下降”,“所以最好的保险就是推动孩子学习深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