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新的报告披露,澳大利亚许多移民女性对性无知,性压抑严重,却又不敢说出来。

赫拉·贾法尔(Hela Jaffar)结婚两年后才终于鼓起勇气偷偷去看妇科医生。这两年里她不知道如何做爱,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体能做什么,如何与丈夫亲密。而她的丈夫和她同样天真。

“我丈夫不知道女性的性器官是什么,”赫拉是一名伊拉克移民,“他不知道该怎么办,而我也不知道。他不许我去看妇科医生,所以我瞒着他去看了。”她说。

起初,他的丈夫责怪她不懂房事。然而,一旦她掌握了一些知识,并开始表现出性欲,他又为此惩罚她。

赫拉说:“作为一个女人,怎么做都是错的。一方面,你不应该知道任何关于性的事,因为这意味着你可能有过婚前性行为;另一方面,他们又因为你什么都不懂而责备你。”

Hela Jaffar (pictured) says her husband forbade her from going to see a gynaecologist

外界的压力迫使赫拉认为自己的性欲是可恶的,而她的丈夫则把性欲视为软弱的象征。

“每当我要求性生活时,都会被认为是一个婊子,遭受言辞羞辱。”现在,她已经离婚了,“我害怕他,如果我不顺从,他会威胁要把我的孩子带走,我害怕被羞辱。这是地狱般的16年。”

现在,赫拉是悉尼Parramatta小区移民资源中心的个案工作者。

最近“性行为档案”(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发表的一项研究显示,羞耻、压抑、沉默和恐惧让许多新移民妇女对自己的性和生殖健康讳莫如深。

Professor Jane Ussher said cultural and religious beliefs were major barriers to new migrant women accessing sexual ...

首席研究员乌瑟尔(Jane Ussher)在西悉尼大学的翻译健康研究所(Translational Health Research Institute)发表讲话时说,移民和难民妇女的性健康问题较多。许多焦点小组中的妇女不被允许谈论性,婚前性行为更是想都不能想。敢于谈论性的女性会被视为“婊子”,“下流”,“不是一个好女孩”。

乌瑟尔教授说,这些女性的性健康知识往往来自女友、亲戚和媒体。她们的新婚之夜往往是一场可怕的经历。一名伊拉克妇女说:“我以为他做错了,所以尖叫了起来。”一名泰米尔妇女说:“新婚之夜过后,我只想逃回家去找妈妈。”

乌瑟尔表示,她们“对性有很多羞耻,几乎不了解性欲”。“他们或者没有体会过性欲,或者不被允许表达出来。”一些伊斯兰妇女是例外,他们的信仰决定了丈夫必须取悦妻子,但女性仍不得开口要求性生活。

她们经常抱怨疼痛和不适,却又觉得不能告诉丈夫或停止亲密接触。一个阿富汗妇女说:“我每次都痛。”另一名苏丹受访者说:“我必须保持安静,在我的文化中,谈论这种痛苦很丢人,人们觉得性生活就是这样。”

She says that when she did it anyway, her now ex-husband called her a 'b****' and verbally abused (stock image)

许多移民妇女羞于使用避孕措施,或担心避孕药会致癌或导致永久不育。她们对宫颈癌或筛查宫颈癌的需要也所知甚少。

有些人担心宫颈抹片会破坏处女膜完整性,年轻女性也不认为接种人乳头瘤病毒疫苗很重要。大多数移民妇女从未没有听说过除了艾滋病毒/艾滋病以外的性传播疾病,并相信只要她们忠于丈夫,就不会受到感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