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Fairfax Media的分析,新州和维州有10万套未充分利用的独立屋,悉尼和墨尔本有2000多套6卧室住宅只有一个人住。

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在新州,Canterbury-Bankstown、Northern Beaches和Blacktown这些地方各有1400-2000套四卧室住宅只有1个人居住,而在维州,Monash、Whitehorse和Frankston各有超过1000套同类住宅被1人“独享”。

新南威尔士大学澳洲住房和城市研究所研究中心主任波森(Hal Pawson)称,“你们(Fairfax)的分析显示,在住房压力最大的新州和维州,有10万多套房产没被充分利用。”

“与此同时,多达40%的家庭支付很高的租金,因为房产供应被人为限制了,限制它们的就是那些住在未被充分利用的房子里的人。”

Fairfax从澳洲统计局获得的这些数据统计了全年常住居民的数量,65岁人群占很高的比例。

“这些人在晚年坐游轮四处旅行,却坐拥大量空房子,”波森说。

州政府的印花税政策让老年人不愿换小屋。这些税收让购房者花费好几万元,每年为新州和维州的财政注入数十亿。

在维州,只有当房子的价值低于33万时,退休者才能不用缴印花税。

新州政府还在在2012年取消了一项针对老年人的印花税优惠计划,尽管有迹象表明住房负担能力危机正在加剧,而且在新的住房负担能力计划中,政府并没有提出具体措施鼓励新州的老年居民换小屋。

格拉坦研究所(Grattan Institute)的科茨(Brendan Coates)表示,这些阻碍加剧了不平等性,越来越多年轻家庭被关在房市之外,不仅仅是购房,也包括租房,因为市场上的房子和单间越来越少。

卡拉里斯(Joanna Karalis)是五个孩子的母亲,在Hurstville租房十年了,光房租就占了她收入的一半,同时还有抚养几个有残障的孩子。

“这太可怕了。我一直都很发愁,想到孩子就更苦闷,他们没有做错任何事,”她说。“用一份工资去付水电气费、给孩子买校服,这太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