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news.com.au报道,澳大利亚的教育工作者越来越多地受到中国留学生的攻击,令人担忧,中国政府的影响力正在渗透澳大利亚高校。

中国留学生们一直在公开批评西方的教学方法和思维,并公开要求教师道歉或改变上课方式。

这一趋势引起了人们的关注,人们担心中国共产党的思想正在通过留学生进入澳大利亚的学术教学中。

中国留学生甚会在教学过程中秘密拍摄教师发表的、与中国执政党的思想相矛盾的观点,然后在网上公开曝光。这些视频往往会在中国网站和社交媒体上引发批判,一些留学生因此获得了学者的道歉。

上周,澳大利亚纽卡素大学的一名中国留学生就在YouTube上发表了一则视频,显示她与一名将台湾和香港视为独立国家的教授进行辩论。视频中可以听到这名学生对商科教授Nimay Khaliani.说:“你让我们觉得不舒服,你必须考虑所有的学生。”

而Khaliani教授回答:“没错,是所有的学生,而不是某些学生。”

这段视频被发表在多个中国网站上,引起了读者的反感,纽卡素大学最终联络了中国总领事馆来解决此事。

今年6月,悉尼大学的一位学者表示,中国领事馆已经要求该机构重新考虑是否真要举行一场关于天安门事件的论坛。

天安门事件后的世界观

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的东亚总监瓦拉尔(Merriden Varrall)告诉news.com.au在澳大利亚,“中国学生抱团反对他们认为是不公正的意愿肯定增加了”。

“但我不认为这是中国大使馆要他们这样做,我认为这是不可能的,这反映了中国学生的信念。”

瓦拉尔博士说,这些年轻人被灌输了某些讨好中国政府的信念,她在北京教书时,经常被学生要求改变方法。

她说,中国学生不曾被教导批判性思维和解读,而且往往很难对根深蒂固的信念提出质疑。瓦尔拉博士说:“1989年天安门事件后,中国真的强化了意识形态。它创造出了一个所有中国年轻人都认同的世界观。”

她说,这些学生中有很多都具有强烈的领土主权感,相信他们的国家多年来一直受到外界欺凌。类似台湾是否应该是一个独立的国家——目前不是——是一个会让他们非常“情绪化”的问题,“他们难以客观讨论”。

“在他们的国家,辩论是不寻常的”

瓦拉尔博士认为,澳大利亚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来了解中国的影响力的复杂性,而不是让他们的学生——如今他们缴纳的学费对澳大利亚高校至关重要——感觉受到孤立,彷佛澳大利亚的环境不符合他们的利益。

她说:“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澳大利亚政府对这一情况非常警惕。“我们需要确保澳大利亚的中国留学生真的得到支持。”

“他们中有很多人从不在课堂上发言,因为他们害怕自己的英文不够好。在他们的国家,辩论是不寻常的,他们没有这种做法。”

“如果你让学生不愿意参与进来,在类似情况下与其他人交往,你就不可能让他们融入,并交流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