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一年,米歇尔•汤普森-莱因(Michelle Thompson Laing)家里的电费减少了数千元。

这位33岁的全职妈妈以前是个儿科听力专家,她的丈夫是位科学家。他们一起住在悉尼北滩。

这对夫妻有3个年幼的儿子,年龄分别为10个月、4岁和6岁,大概一年前他们全家因为人口增多搬到了一个新家。

在规划家庭预算时,米歇尔做了大量的研究。

“我们从一套小的联体别墅搬到一套大的独立屋,所以我就问中介,能不能麻烦他们看看电费是多少,”她在接受news.com.au的采访时说。

“我(听到后)差点要心脏病发作。我不敢相信一个季度的电费要1800到2000元。当我们搬进来时,我说‘对,我们要想尽一切办法把电费减下来’。”

她说,过去一年她家每季度的电费在420元到600元之间,具体取决于季节。

There’s no point cooling empty space in a fridge or freezer. Picture: iStock

她总共省下了约5400元的电费。

他们的家里到处是筒灯(downlights),米歇尔说,她做的第一步就是把所有的大功率卤素灯换成节能LED灯。

“唯一让我们花钱的地方就是换灯泡;很多事情都归结于你使用这个房子的方式,”她称。

她花了很多时间寻找一些非常简单的方法来削减成本。

“其实就是要养成基本的习惯,我们确保关掉我们所有的灯,关掉所有的电器。我们一次就待在一个房间,我们不会让一个房间的灯开着,另一个房间的计算机开着,然后把卧室里的电视也开着。”

“房子里有四台空调,我不知道以前(的居住者)有没有让它们同时全都开着。甚至连铁皮屋都有空调,谁会想为此买单呢?我们会让房子保持在一个合适的温度。”

她说,多穿件针织衫比开暖气便宜。

Switching lights for energy-efficient LEDs makes a big difference. Picture: iStock

米歇尔会保证冰箱和冰柜里存有东西,这样就不会浪费电冷却空出来的空间,她不用洗碗机,除非碗碟可以塞满。

她研究了电力高峰期和低峰期,将洗衣机定时,以便让它在一天中电费最便宜的时段运行。

她还说:“我们不会把东西放进烘干机里,除非它们必须要烘干。如果不是很热的话,我们不开空调。”

“我们还确保我们所有的电器是节能的。一开始我们多花了点钱,但现在开始有了回报。”

她和她丈夫也会对电力供应商货比三家。

他们现在的电力公司是Alinta。该公司成立于1995年,当初是西澳的一家小型天然气分销商,现在已成为澳洲最大的能源基础设施公司之一。米歇尔说:“这是我们能找到的最便宜的电力公司了。”

她的这些建议简单直接,她说任何人都可以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