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澳洲统计局(ABS)公布的最新数据,住房、能源和教育等基本生活支出的快速增长正导致澳洲家庭更深地陷入债务。

2015-16年家庭支出调查(Household Expenditure Survey)显示,从2004年到2008年,澳洲家庭平均周收入增加了274元。然而,在接下来的八年当中,平均周收入只增长了27元至1009元。

澳家庭平均每周花费约1425元,比六年前增加了190元。

自2003-04年以来,家庭债务也翻了一番,平均负债16.9万元。其中房地产债务占了近9成。

澳洲家庭每周的最大开支是住房,例如租金和房贷。其次是食物,然后是交通。

不过,自2009-10年度以来,电力和能源指出已经上升26%,计入通胀后实质增加了11%。

艾米丽(Emily Maron)和彼得(Peter Gagliardi)有五个9岁以下的小孩,他们的每周预算是以“1分钱”为单位计算的。

尽管使用了付款计划,但他们已经积欠了6000元的电费。“大部分钱都用于付房租了,食物也是一大开销,而且这些账单都很高。”彼得说。

这一家子每周的收入只有597元,还不到平均收入的一半。“简直到了荒唐的地步。”彼得说。

根据最新数据,增长最快的支出是教育,——在六年内跃升了24%。

艾米丽说,学校旅行所需的钱可能会让他们的预算破表,他们的大孩子上课需要iPad,而且不断需要参加特殊的学校活动日和旅行。“学校总是有这些事,如果他们不能参加,就无法融入其他孩子。”

30年前食品是最大支出

往前追溯,在1984年,大多数人的最大开销是食品和非酒精饮料,住房仅仅是第三大支出,也只占支出的13%。

在过去32年中,教育支出所占的比例增加了两倍多,但服装和鞋类的开销却减少了一半以上。

从全澳来看,北领地和澳大利亚首都领地(ACT)花在商品和服务上的钱最多,尽管西澳的每周家庭收入中值增幅最大,十年间从1,111元提高到1,782。

塔州的平均每周收入增幅最小,从950元上升到1,209元,而且低收入家庭的数量最多。

财富不平等还是一样

顶层20%的家庭掌握了超过60%的国民财富,而底层20%所拥有的还不到1%。在过去一年中,顶层20%的家庭每户收入290万元,而底层20%只挣到3.65万元。

15-24岁澳人的凈财富中值为3.5万元,35-44岁为41.1万元,而55岁为89.8万元。然而,75岁澳人的凈财富中值又会降至64.2万元。

在全澳,悉尼家庭的平均凈财富最高,为130万元——比新州余下地区高出57.45万元。墨尔本次高,平均凈财富比维州其他地区高出31.11万元。

ABS表示,近30%的澳洲家庭负债过重,而抵押贷款是驱动因素。毫不意外,高收入家庭更有可能深陷债海,因为他们更有可能获得贷款。四分之一的收入顶层家庭负债国中,相比低收入家庭只有六分之一。

背负沉重房贷的悉尼人多于墨尔本人,悉尼人平均比墨尔本人多背26.9万元的房贷。

但ABS表示,贫富差距没有变化。

ABS首席经济学家霍克曼(Bruce Hockman)说:“自2013-14年以来,澳洲最富有的20%的家庭保持稳定。

然而,数据显示,净财富不平等高于收入不平等。

然而,慈善机构圣云先会(St Vincent De Pauls Society)说,过去三年里,越来越多低收入家庭向他们求助。该机构的维州首席执行官卡特穆尔(Sue Cattermole)说:“他们每周都会看到账单上涨,每周都要做出选择:能付什么,不能付什么,而且永远害怕收到下一份账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