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民调显示,与其他大多数国家的受访者相比,澳大利亚人更多地认为宗教对世界弊大于利。

然而,澳大利亚人的宗教信仰多样性,也高于国际平均水平。

民调公司益普索(Ipsos)调查了23个国家17,000多人的意见,发现人们对宗教对社会影响的看法大抵平均分为正反两方。

它显示,所有国家的49%的受访者都同意“宗教对世界弊大于利”。然而,同意这一说法的澳大利亚人比例远高于国际平均水平,达到了63%之多。

益普索社会研究所(Ipsos Social Research Institute)的埃利奥特(David Elliott)说:“澳大利亚是宗教信仰造成负面伤害的国家之一。

只有比利时(68%)的比例高于澳大利亚,而德国和西班牙则与澳大利亚相当。

即使如此,在澳大利亚,认为自己可以与不同宗教信仰的人来往而感到“完全自在”的人的比例也高于平均水平(84%)。

埃里奥特说:“虽然我们中的许多人对宗教信仰没有正面的看法,但我们并没有把这种消极性转化为恐惧或不喜欢和自己信仰不同的个人。”

“在这方面,我们是全球更宽容的国家之一,这种宽容可能反映了我们的多元文化社会,或者可能是因为我们相信,宗教的负面影响更多地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而非本地问题。”

今年7月份发布的2016年人口普查数据显示,29.6%的澳人自称“没有宗教信仰”,高于五年前的22%,而另外9.6%的人则没有明确回答宗教信仰。

在人口普查之夜,只有超过60%的人口被认定有宗教信仰。

但是,益普索全球@dvisor的调查发现只有27%的澳大利亚人同意“我的宗教定义了我”这个说法。这远低于美国人(49%),但高于英国人(23%)。日本人赞同这句话的比例最低,只有14%。

当涉及宗教对一个国家“道德生活”的重要性时,国际意见也出现分歧。受访的23个国家有一半同意“宗教习俗是我国公民道德生活的重要因素”。但只有大约四分之一的澳大利亚人同意这一说法,美国的三分之二少得多。

六分之一的受访者表示,如果发现一个人没有宗教信仰,他们会“失去对他/她的尊重”。但有此看法的澳人不到八分之一。

在澳大利亚,只有25%的人有认为有宗教信仰的人会是“更好的公民”,相比美国(45%)和俄罗斯(44%)和印度(62%)少得多。国际平均水平是32%。

日本人认同宗教弊大于利的比例最低(26%),其次是俄罗斯和韩国(均为36%)。美国也远低于国际平均水平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