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前总理吉拉德(Julia Gillard)认为,我们生活在一个“焦虑的时代”,不仅影响个人,还影响到整个社区和国家,而且部分是受到“政治动荡”的影响,如英国脱欧、特朗普(Donald Trump)当选以及“假新闻”。

昨天,在阿德莱德举行的一年一度的霍克演讲中,这位前总理赞扬了霍克(Bob Hawke)的丰功伟绩,并说澳大利亚需要利用他的“共识领导”来解决焦虑、抑郁和自杀问题。

吉拉德表示,分析当代政治由这么高程度的社区焦虑所影响,这很常见。当然,像英国脱欧和特朗普当选这样的事件表明社会有出现强烈的反弹,那些受到变革冲击和伤害的人想要发泄出来。

她说,“想想那些技术不熟练或半熟练的西方白人,他们受到经济变革、性别革命、移民、文化和思想的挑战,他们认为可以依赖的每个现实都已被这些所取代。焦虑是一种可以理解的反应。再加上’假新闻’,以及个人能力存在于与事实相背离的自我强化泡沫中,这一切都是导致更焦虑的因素–更不用说愤怒了。’’

吉拉德所倡导的“走出抑郁”(beyondblue),关注的焦点在于解决焦虑对每天许多人带来的长期致人衰弱的影响。她说,焦虑与抑郁和自杀有关,需要采取新的方法来解决这一问题。

吉拉德表示,“走出抑郁”将领导一场关于焦虑的“全国对话”和“行动计划”,她称这是澳大利亚人所面临的“最常见的心理健康状况”。目前,应对心理健康的体系是“拼凑而成的”,往往是“不协调和不连贯”的项目,这些项目“不可持续”,需要关注,且必须关注急性护理和改善预防性护理和早期治疗。

她鼓励人们在患有慢性焦虑症的情况下寻求帮助,并发起了一项新的运动–“知道什么时候焦虑在说话”–这将帮助患者认识病情,了解其他人是如何应对的,以及在哪里可以得到帮助。

吉拉德续称:“无论你是谁,无论你在哪里,无论你的处境如何,你都不需要自己一个人扛。与自杀或抑郁症相比,有人可能会说这是一个二级问题,它不是。焦虑本身就会使人衰弱。不仅如此,未经治疗的焦虑会导致抑郁、药物滥用、自我伤害和自杀。换句话说,焦虑、抑郁和自杀是相互关联的,对焦虑的早期介入有助于割断这种联系。”

这场演讲题为“在焦虑的时代,学习霍克的遗产”,吉拉德盛赞鲍勃·霍克总理。她说,“鲍勃展现了坚定的信念:我们的国家需要团结在一起,我们需要相互照顾……我们对精神卫生进行改革,预防自杀,我们必须以霍克为榜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