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澳大利亚一位曾长期遭到当地媒体指控为中国政府间谍的华人在将诽谤者告上法庭后得到了公正的评判。该媒体于日前发布“更正声明”,还受害者清白。

澳大利亚发行量最大的日报《太阳报》(Herald Sun)11月4日发布更正声明,就此前发表的关于华商黄向墨的不实报道予以更正。

07

《太阳报》(Herald Sun)发布的更正声明。(图片来源:北京《环球时报》)

08

《太阳报》(Herald Sun)发布的更正声明。(图片来源:北京《环球时报》)

今年下半年,《太阳报》发表报道,提及黄向墨捐款和澳大利亚政党的关系,质疑黄向墨以牺牲澳大利亚及其人民的利益,为中国政府秘密工作。

对此,黄向墨予以坚决否定及强烈拒绝。9月20日,黄向墨于澳大利亚联邦法院向《太阳报》提起诽谤诉讼。诉讼中,《太阳报》于10月底主动提出调解。黄向墨表示,对此感到欣慰,其调解条件也令人非常欣慰并满意。

调解条件中包括,《太阳报》在其第三版上发布更正声明,并在其网站上删除相关文章。

4日出版的《太阳报》的更正声明指出,“其没有暗示向墨先生企图通过干涉澳大利亚政府的政策,从而协助中国政府,或者他有从事间谍活动,或者其行为故意伤害澳大利亚。并且,不相信任何类似推论是真实的。”

据知,调解的其他条款均为保密。

黄向墨(人民网资料图)

黄向墨(图片来源:人民网资料图)

据北京《环球时报》此前报道,公开资料显示,黄向墨是中国深圳玉湖集团的老板,出生于1969年,老家在广东省揭阳市玉湖镇,于2003年左右创建了现在的公司。因为是做房地产的,业务规模和他的个人财富都挺庞大的。

然后,在2011年的时候,他到了澳大利亚,并申请了移民。他曾经对澳洲媒体表示,他移民是为了拓展业务,也是因为澳洲的空气和生活环境好。

目前,黄向墨在澳大利亚开设的玉湖集团分部已经拥有几处地产项目。

另外,他还给澳大利亚的两所高校捐款数百万,在这些高校了设立了研究澳中关系以及两国文化的学院。

更重要的是,他还把钱投向了澳洲的政坛。在去年写给《环球时报》一篇文章中,他解释了他这么做的原因:华人是澳大利亚最早的主力建设者之一,应该以“主人翁”的身份积极参政议政,而政治捐款这种方式就是参与政治的一种主要途径。

可此举却令他从此陷入了“中共间谍”的指控……

原来,由于黄向墨丰厚的公司和个人财富,他很快就在澳大利亚华人圈成为一名颇有影响力的侨领,因此也就免不了要参加不少与祖籍国中国有关的活动,会见来自中国的官员等等。

而在澳洲媒体看来,这便成了他涉嫌勾结“境外势力”、“干涉澳洲内政”的“证据”……

11

澳洲媒体指控黄向墨为“中共间谍”的报道专题页面。(图片来源:北京《环球时报》)

今年6月,在澳洲最大的国立电视台“澳洲广播公司”播出的一档大型调查节目中,黄向墨就成为了这场“间谍门”的主角之一。可这档调查节目拿出的许多宣称他是间谍的证据却非常的薄弱。

澳洲知名外交智库Lowy学院的学者MerridenVarrall就在她的一篇文章中指出,澳洲广播公司的这档节目证据链上存在巨大漏洞。他们只有黄给澳洲政坛的材料、以及黄与中国官员有互动信息的材料,但因此就得出“他捐钱是为中共服务”的结论,显然是过于“跳跃”的……

然而,这些澳洲主流媒体除了说他是“中共间谍”,还有另一个关于他的重大指控:他是中国反腐要打击的“逃犯”……

其中,前面提到的澳洲广播公司,就在指控黄向墨是“间谍”几小时后发了一篇报道,宣称黄向墨是在2012年底移民的,而那时正好是中共开始反腐风暴的时候,暗示他是因为反腐才移民澳洲。

可这篇报道随后又补了这么一句话:“然而也没有证据证明他就是逃犯,他也没被调查过……”

类似的报道还有很多。

针对澳大利亚媒体的抹黑,黄向墨于今年9月20日在澳大利亚联邦法院向《太阳报》提起诽谤诉讼。之后才有了《太阳报》的更正声明。

北京《环球时报》认为,《太阳报》在该报第三版的角落里,贴出的 “更正声明”篇幅虽短,但对澳洲乃至全球华人都有重要意义。

之所以认为这个小小的“更正声明”对于全球华人都意义重大,是因为中国如今的不断崛起,正在令像澳大利亚这样的西方国家感到强烈的不安和焦虑,因为他们并不希望他们过去所处在的国际秩序和规则被强大的中国所改变。

这些“不安”和“焦虑”带来的直接结果就是,比如在澳洲,不论是身处澳洲的中国人,还是已经移民华人,只要他们与中国官方机构有过接触,或是哪怕仅仅支持中国官方的一些立场和观点,就会被这些国家一些媒体乃至一些政客视为“渗透和损害”他们国家利益,“干涉”他们国家内政的“间谍”和“特工”。

09

澳大利亚媒体对于“中国间谍”的报道。(图片来源:北京《环球时报》)

因此,《太阳报》的这份“更正声明”,不仅还了黄先生的清白,更狠狠地给了那些如今还在把华侨华人乃至留学生和商人抹黑成是“中国间谍”的澳洲媒体与政客一记耳光,充分揭露了他们自己其实也并不相信自己报道中的那些栽赃言论的讽刺事实。

可虽然黄向墨今天为华侨华人展示了如何在澳大利亚这样的西方国家反击某些媒体和政治势力对华人的抹黑与诽谤栽赃,但对于更多的普通华侨华人来说,他们的维权之路却并不平坦。

因为除了钱、时间和精力这几个已经很困扰他们的因素,他们还面临着澳洲媒体对于这种维权行为的集体“封杀”。

这不,今天澳洲各家主流英文媒体中,几乎没有任何一家报道了《太阳报》为黄向墨澄清事实,澄清他不是中国间谍的事实。Google搜索引擎给出的结果,仍然是之前那些抹黑他的文章……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