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Yong刚搬到澳洲后不久,他在路边发现了一名14岁的少年。当时下着大雨,而这个少年又没有赶上公交车。
Yong不认识这名少年,但是出于好心,他把车停在一边,提议将少年送到学校。
两天后,少年的父亲愤怒地找到了Yong,询问他到底在想什么。
对Yong和他的朋友Yai来说,这次经历比较能代表以难民身份搬到澳洲生活的感觉。想要知道怎样将自身的经历及文化融入到澳洲的生活方式中,这需要时间和努力。
Yong说:“年轻人发现他们需要适应很多东西,因为一种文化中可接受的事物也许在其他文化中又是另一种解读。”
Yai则说道:“在我们的文化里,不直接进行眼神接触是尊重人的表现,但是在澳洲社会,眼神闪躲会被解读成不尊重人或者你在隐藏什么。”


Yong和Yai是南苏丹青年社区的领导人。他们都有搬到澳洲之后的各种经历,此前的生活方式和澳洲完全不同。
Yai的家人来自南苏丹。她出生在埃塞俄比亚。Yong同样来自南苏丹。他曾经住在肯尼亚一个难民营长达17年的时间。
Yai指出,新移民需要欣赏这个国家给他们带来的机会。另一方面,虽然澳洲人也许不喜欢其他文化的某些方面,但是他们应该至少学会理解。
Yai说:“我认为新移民应该试图理解澳洲的生活方式,但是澳洲社区也要是这理解新移民社区的文化。这样才能找到一个积极的中间点。”
不过,Yong认为,搬到澳洲的新移民还要进行评估,是否应该抛弃此前文化中的一些东西。
举例来说,Yong认为嫁妆就是应该被社区抛弃的旧文化。这个问题在他的社区也富有争议,但是一直没有被公开讨论。
“嫁妆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问题,当有人给出了嫁妆,他们就会觉得他们拥有某人,因为付了钱,女性会更像一件商品。我们的社区中存在很多家庭暴力的问题,我一直怀疑嫁妆也是造成问题的因素之一。”
Yai也承认,就和其他群体一样,澳洲南苏丹社区存在一些问题,其中一个比较大的问题就是卷入犯罪的年轻人。Yai表示,大家用同样的眼光去看待整个社区,这是一件让人难受的事。
“你做好事的时候,大家都很开心,但是当你做了一些不好的事情的时候,你代表了整个社区。”
Yai表示,大家要知道的是,任何群体都有好人坏人之分。
“我认为我们要理解,每个人只能代表他个人,不能代表整个社区。我不是南苏丹社区,我就是Yai,南苏丹社区的一部分而已。”
Yong和Yai都表示,他们非常喜欢澳洲提供的各种机遇,而且让他们有机会和很多不同的人碰面,但是找到澳洲移民的定位依然是一个需要持续进行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