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接纳电动汽车的竞赛中,澳洲走的是慢车道。

澳洲的电动汽车销量非但没有增长,反而在下降。2016年,它们仅占新车销售的0.02%,甚至比2013年还要低。

相比之下,挪威是電動汽車普及率最高的國家。在2016年售出的新車中,近30%是電動汽車。

为什么澳洲的司机们拒绝电动汽车,而其他发达国家的司机却在拥抱它们?正如国家道路和司机协会(NRMA)之前指出的那样,高昂的价格显然是个障碍。

但这只是答案的一部分。

我们目前的研究使用了在线调查问卷来询问澳洲司机对电动汽车的态度。结果表明,一个广泛的充电站网络——尤其是在受欢迎的城际路线上——是鼓励司机开电动汽车的必要条件。这似乎比补贴汽车本身的成本更重要。

公路、乡村小镇和服务站的充电桩需要快捷方便,这样司机才不会延误。如果没有合理的充电基础设施,澳洲司机也就没有信心驾驶电动车。

Man getting his car charged.

对于所有乘用车的澳洲司机,他们平均每天要行使36公里,这显然在现代全电动汽车的续航里程内,实际上也少于挪威人的行驶里程——每天平均超过40公里。澳洲在售电车汽车车型的续航里程在150公里以上。

挪威司机还享受着全球比例最高的充电站。不过,按另一个标准衡量的话,全球领先者是爱沙尼亚。它被认为是第一个建立了全国充电网络的国家,在主要公路上每隔50公里就有一个充电站,并且每个人口在5000人以上的城镇都有一个充电站。

每一个成功接纳电动车的国家都是通过提供一个有效的充电网络来实现的。我们可以从这些地方的经验了解我们哪里出错了。

我们的研究表明,政府需要确保为司机提供充电站,而不是仅仅为网络供应商服务。充电点应该有标准化的配件,简单的付款方式,如信用卡和借记卡设施,以及及时的维修——也就是具备现在加油站的所有特征。

Paying for recharging electric car

想象一下,如果你只能通过预先注册一个网络(比如Caltex或Shell)来加油,还要确保在长途旅行前预付了费用。这听起来很可笑,但在某些地方,电动汽车司机的处境就是这样。

英国有多个付费的充电网络,这些网络经常会出故障。

最近,澳洲全电动汽车的销量一直停滞不前,只有插电式混合动力车的销量大幅上升。

加州通过引入立法解决了这个问题,确保司机不必加入一个网络,并可以用信用卡支付充电费。

加州的另一项法律确保了40%的居住在出租房的加州人可以在家为他们的汽车充电。随着越来越多澳人生活在高层楼,确保停车场能够在夜间给汽车充电是至关重要的。

引入这样的立法将是必要的第一步。中国最近宣布,它正制定一个停止生产和销售内燃机车的时间框架。这是个很好的例子,澳洲应该效仿。

 

(本文译自abc.net.au  Graciela Metternicht&Danielle Drozdzewski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