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日,澳大利亚政府发表14年来第一个外交政策白皮书。白皮书一面表示澳方「致力于同中国发展强大和建设性的关系」,一面渲染中国崛起带来的挑战,并用膜拜的口吻呼吁美国维持地区存在,认为「只有美国的积极参与才能有效应对国际挑战」。跟着美日赶时髦,澳政府在136页的白皮书中提到「印太」120多次。不少分析人士认为,这一概念明显有针对中国的意图。在南海渐趋平静的情况下,白皮书还就南海发出刺耳言论,称对中国的活动「格外关切」。

这些年来,澳大利亚从中国崛起中捞了不少果子。2016年,中澳贸易额达到1078亿美元,澳大利亚顺差超过335亿美元。中国连续8年为澳第一大贸易伙伴。按说,澳大利亚应该得便宜卖乖,欢迎中国崛起才是,可这个国家却显得很纠结,既想继续享受中国发展带来的红利,又担心被中国所影响。

一名在澳多年的华人学者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澳大利亚身在亚太,以美国为主要盟友,奉行西方价值观,一直对中国有防范心理。而中国越强大,它的纠结、焦虑感就越强,担心越来越依赖中国。澳大利亚与中国的政治制度和价值观不同,长期以来,澳大利亚已经习惯美国主导下的秩序,是这种秩序的获益者,希望尽可能地将这种秩序维持下去。在这种情况下,澳大利亚近年不时传出所谓「中国影响力渗透」的声音也就不足为奇了。

不知是为了博取眼球,还是表达「心声」。一些澳大利亚政客也经常围绕中国冒出不负责任的言论。今年6月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对话会上,特恩布尔曾在主旨演讲中宣称「有人担心,中国将会寻求实施当代门罗主义」。后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又表示这一模拟不恰当。今年3月,澳外长毕晓普曾在公开演讲中称,「中国不是民主国家,因此不适合担当地区领导者」。而在南海问题上,澳大利亚一直是跳得最高的国家之一。去年南海临时仲裁庭公布所谓仲裁结果前后,堪培拉第一时间宣布支持仲裁结果,宣称中国「必须执行」。

中山大学大洋洲研究中心研究员于雷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对澳大利亚我们有个误解。其实,中国在澳大利亚的经济权重不够,我们只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而用澳外长毕晓普的话说,美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经济伙伴。美国在澳大利亚的投资存量,两年前是一万亿澳元,而中国在澳大利亚的投资存量是2000多亿澳元。从政治、安全角度看,澳大利亚对美国的依赖就更强了。

然而无论如何,澳大利亚的对华态度还是让人觉得「不厚道」。路透社23日援引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专家简·格利的话说,澳政府承认中国崛起带来的经济收益,但同时又「想让中国走开」。格利还表示,白皮书中少量提及中国的地缘经济战略,重点突出中国可能造成紧张局势升级,而不是能带来经济利益,「我们并没有拥抱未来,我们抓着过去不放,等于是只抓着救生衣而没有去构想打造新的大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