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找不到停车位而担心迟到,这种焦虑情绪让33岁的华裔青年唐纳德·唐(Donald Tang,音译)觉得,悉尼需要拥抱亚洲的共享单车繁荣。

据《悉尼晨锋报》报道,毕业于悉尼科技大学(UTS)的唐先生说,在Darling Harbour等部分地方工作的人无法坐火车或公交车去办公室。

于是,唐先生创办了Reddy Go公司,将从7月起在悉尼CBD火车站周围投放带GPS的红色自行车。

Donald Tang founder of bike sharing new Sydney start-up ReddyGo.

这些自行车通过手机应用软件定位和解锁,骑30分钟的费用是1.99元。这些自行车投放的时候都会配备头盔,将可以停放在任何可以合法停放的地方。

唐先生与悉尼市府商谈了好几个月,因此错过成为澳洲第一家共享单车服务公司的机会。新加坡的Obike已经于上周四在墨尔本街头投放共享单车了。

“有竞争是好事,”唐先生提及Obike时说道。第一批的160辆单车于周一从中国抵达悉尼,不过他的公司计划在未来六个月内为大悉尼的街道投放6,000辆自行车。

Top Ryde、Macquarie Park、Chatswood、Rhodes、Burwood、Parramatta和Hurstville都是他计划投放自行车的地方。

通过智能手机来使用的共享单车始于中国大学校园。风险投资公司为十几家初创企业投入巨资后,共享单车服务就在中国遍地开花。数百万辆五颜六色的共享单车每天穿行在大街小巷,还经常堆满人行道。

Tired of jammed bus and tight security checks at subway stations, Beijing commuters have adopted share bikes.

在悉尼居住了12年之久的唐先生是通过在安徽的老同学来加入共享单车服务的。

Commuters unlock shared bikes using their smartphones in Beijing.

他的老同学唐彬森是手机游戏公司智明星通(Elex-Tech)的创始人。该公司有5,000万用户,唐彬森本人也被福布斯杂志评为中国“30岁以下精英企业家”之一。

唐彬森是中国第三大共享单车公司小蓝单车(Bluegogo)的投资人之一,也将为澳洲的Reddy Go投资。智明星通将研发Reddy Go的应用软件,小蓝单车提供悉尼的红色自行车。

Shared bikes discarded by commuters rushing to work in Beijing's CBD.

悉尼市府说,市府无权批准或禁止共享单车公司提供服务,但市府已经告诉Reddy Go,安全,特别是在行人区域的安全必须放在首位。

唐先生说,Reddy Go将僱用大学生来维护自行车,确保它们不会被留在不应该出现的地方。

中澳之间最大的区别在于澳洲有骑车戴头盔的法律规定,因此有人猜测,这样的法规将阻碍共享单车服务大规模铺开。

Reddy Go将在自行车篮里放上免费使用的头盔,并在应用软件里提醒骑车人佩戴头盔。

“如果有用户偷走头盔我们会感到开心,因为上面有巨大的标志……这将成为免费的广告,”唐先生说道。

悉尼市府一名发言人表示,共享单车服务具有改变悉尼出行的潜力。市府支持共享单车理念,市长已经给州长写信,呼吁新州政府尽快制定适当的方案,管理共享单车服务。“我们最关心的是自行车的停放和管理。在其他城市,(共享单车)对火车站和公交车站造成最大的影响,很多人会在这些地方用共享单车走完最后一程。”

悉尼大学的共享单车初创公司Airbike也将于9月在校园内展开试验,投放90辆自行车。Airbike创始人麦克唐纳(Angus McDonald)曾拿着外交部的新科伦波计划(New Colombo Plan)奖学金去上海复旦大学学习过,因此获得创办校园共享单车服务的灵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