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不是一个幻想悉尼天文数字般的房价会下跌的首置业者?

澳广公司根据《政府信息(公共访问)法》获得的绝密报告显示,虽然悉尼的房价涨了好几年,但本地房市或将走向“软着陆”,不会像部分买家秘密希望的那样崩盘。

一份2017财年半年收入预测报告描绘了百年一遇的繁荣画面,表示虽然悉尼狂热的房市在2016年年底降温,但房价增幅依然“超出预期”。

报告还指出一些对大部分千禧世代来说很明显的事实,比如创新低的利率和低工资增长无法帮助年轻买家拥有自己的房子。

报告指出,2016年第四季度,悉尼的房产交易走低,澳洲其他地区的需求下降,但房价依然“超出预期”。

财政厅的计算显示,2016年,悉尼平均的按揭贷款还款接近一年5.1万元,是布里斯班的2.9万元的两倍。

报告指出,我们目前正处于不同寻常的经济周期中,目前的高房价持续时间远比以前长。

人口增长强劲、投资者活动多及建设供不应求是刺激需求攀升的三大原因。

虽然政府从规划出发力促开发案尽快落实,但悉尼每年的住房缺口还在10万套左右。

Housing under construction at Wentworth Point

这份报告与州长贝姬莲的说法互相矛盾。贝姬莲说,增加供应的政策就足以改善住房可负担性,使得悉尼房价放慢增长步伐。

那么,更加严厉的借贷规定是否阻止有钱的投资者打败悉尼首置业者?

2017年2月的财政厅预测报告显示,虽然澳洲审慎监管局(APRA)打击投资者借贷的措施初见成效,使得2015年年中的投资者借贷减少了逾10%,但这样的影响没有持续下去。

报告指出,2016年的住房融资批准中,56%都是投资者的,首置业者只有44%,意味着住房可负担性在今年年内无法好转。

联邦财政部最近公布的数据显示,上一财年,外国人买走澳洲价值720亿元的房地产,多于2015财年的600亿元。

这可能是新州政府上调针对海外投资者的印花税附加税和土地税的原因了。这也可能使得本地买家希望政府能够展开更多的改革,比如在周二的预算中减少甚至免除过户税。

然而,报告指出,政府难以展开更多的改革。大量投资者支撑了悉尼的建筑行业,进而为新州经济创造就业。投资者支付的过户税也有助于充盈新州财库。

报告还预计,随着人口的增长、供应的缺乏以及投资者需求的持续,2017年,过户税的收入还会增多。

报告预计,政府的印花税收入将达到88亿元,特别是受出租Ausgrid等大型交易的提振。

过户税是新州最大的税收收入来源,因此改革起来非常复杂和困难。

虽然报告显示收入增长比较健康,但也提出了一些可能出现的问题。

报告警告道,如果房价开始下滑,追逐回报率的投资者可能会离开市场。

利率上调或失业率上涨也是不稳定因素,可能导致住房投资崩溃,大部分的新州收入也会跟着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