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悉尼晨锋报》报道,悉尼Rozelle一栋住宅的墙里藏了一封写给未来的信,20多年后才被技工发现。

“你好,不管你是谁,”信中写道,“1995年4月15日,复活节星期六,这封信被塞进这堵立柱墙。外面下着大雨,是个适合翻修的好日子。”

39岁的格雷格·威尔金森(Greg Wilkinson)用一台486笔记本计算机里的Windows V5.0的Word打印了这封信。他盖自家房子的时候,希望写一封信作为一个时间胶囊,“在50年到80年内不会被打开,除非开发商买下一整条街的住宅,拆掉这栋房子”。

The Rozelle house.

本月,一群技工发现了这封信,距离它被藏起来已经过去了22年。

“我被派去Rozelle这栋住宅翻修厨房,后来还要彻底翻修浴室,因为格雷格没有做防水,”技工伊利克(Sasha Ilic)说道,“墙衬掉了下来,一名工人在浴室立柱墙里面发现了那封信,他看完信,还给其他人看了。”

The bathroom wall where the letter was found.

“我看到这封信的时候,觉得它很酷,我以前只遇到过在墙里藏旧报纸的事。直到看到照片,我才相信它是真的,”伊利克说道。

Greg Wilkinson pictured with his wife.

和那封信放在一起的是一张威尔金森和妻子罗斯林·格林(Roslyn Green)在结婚当天拍下的照片。

伊利克把这封信拍照发在社交媒体上,希望别人也会做一个“时间胶囊”,同时也希望找到威尔金森。结果,他们真的找到正在克罗地亚度假的他。

“我在脸书上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有点儿被冒犯的感觉……后来想了想,而且信中预测了互联网在这22年的发展,没有互联网,他们怎么能找到我呢?”现年61岁的威尔金森说道,“我在脸书上收到一条信息,一个很好的人问我是不是他们要找的人,还告诉我在哪里看信……我看到了。它几乎让我泪流满面。”

威尔金森在信中提到,妻子预测这个时间胶囊会在2020年被发现,但他觉得得在接近2060年的时候才会被发现。

1987年,威尔金森和格林以17万元的价格买下这栋没法住人的房子。当时,威尔金森一边翻修房子,一边成立自己的公司。他住在伦敦的时候萌生了做个时间胶囊的想法。

1995年8月,夫妇俩迎来儿子马克(Mark)的诞生,但两年后,格林就因乳腺癌去世了。

“看到它(信)的时候,我感慨万千。对我和世界来说,过去的一切已经是‘伤心桥下春波绿’了。仿佛是我美丽的罗斯林从过去回来看我。”

威尔金森在信里做了很多预测,包括家庭回归一个人工作,另一个人照顾孩子的模式;伊斯兰教变成下一个意识形态问题,导致全世界很多地方陷入“圣战”之中,还有中国成为世界经济超级大国。

信中还提到,1995年一条面包售价是2.25元,一品脱牛奶售价是1.25元,一箱Carlton Cold啤酒卖24.95元,一份周日报纸售价是1.2元。

被问及希望那封信被如何处理时,威尔金森回道,脸书用户建议发现信的人签个名,加上他的照片,再把信放回去。威尔金森觉得这个想法不错,还说他还放了一份当天的《悉尼晨锋报》报纸在墙里,差点还打算放一瓶葡萄酒。

那栋位于Terry Street的住宅在18个月前以138万元的价格转手。威尔金森和家人搬到附近Balmain去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