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5:30,萨拉·柯特曼(Sarah Cottman)收到她儿子朋友发来的短信。

“迈尔斯出事了,”信息中写道,“可以联系得到你吗?”

这是一条让任何一个母亲都要崩溃的短信。

但对柯特曼来说,她知道事情要更糟,因为她知道儿子当天做什么去了。

 

迈尔斯(Miles Cottman)今年27岁,是专业跳伞运动员,酷爱极速飞行,这是滑翔伞和滑雪相结合的一种极限运动,接近滑坡时,飞行速度非常快,也相当危险,如果坠落,将是非常致命的。

柯特曼知道儿子当天正在法国阿尔卑斯山与朋友做这项运动,当她终于与他们联系上时,她的恐惧得到了证实:迈尔斯遭遇严重事故。

当迈尔斯飞过Les Deux Alpes,他撞到了一颗树上,伞衣崩裂,致他直接撞到地面上。当时她得到的消息是,迈尔斯脊骨被压断,断了一条腿,还有内伤。

住在悉尼北滩的柯特曼在当天下午随即包机前往法国。

迈尔斯的姐姐艾米莉回忆母亲当时是怎么叫醒她的。

艾米莉说,“她起初试图轻描淡写,‘你弟弟把腿摔断了’。”

我说,好的,那我继续睡觉了。

“后来,她说,他还把背也摔断了,要做手术,我要去法国。”

艾米莉说,根据GOPRO的视频,他们相信迈尔斯当时的速度是120KM/H。而令人惊讶的是,迈尔斯居然还能打电话给朋友们。

尽管有内伤和多处骨头摔断,他精神还不错。但直升机一到,他的情况就开始恶化了。一个多星期内,迈尔斯进行了四次手术,包括:紧急手术制止内脏出血;背部植入网线和3根螺钉;右大腿骨植入钢条;膝盖骨和腓骨手术。

迈尔斯还摔断了右跟骨及左踝,同时脾脏、右肾和尾骨都有损伤。

更糟的是,他没有旅行保险,这点艾米莉承认是一个“巨大的失误。”

迈尔斯拥有澳大利亚和英国双重国籍,迈尔斯以为他的英国国籍或德国永久居留权身份会为他在事故中承担费用。

面临迈尔斯高昂的医疗账单,他的家人建立了一个GoFundMe页面,寻求募捐,金额$100,000。

艾米莉说重病看护的费用是每天€3000 ($4400),而基本的病房费用是 €1500一天。

截止周一上午,愿意提供资助的金额已经超过$50,000。

艾米莉说家人都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能得到这么多捐助,“妈妈自己一个人工作,要照顾弟弟她就没有收入,她要等他一起才能回来,这对我们家压力不小。”

医生对迈尔斯的预断是需要45天卧床。目前呼吸管已经摘除,但几乎每天还是昏睡。周一上午,迈尔斯终于吃上了第一顿饭。

迈尔斯计划在8月份代表澳洲参加在丹麦举行的Swoop Freestyle自由跳伞比赛,艾米莉说她不确定弟弟能否再度冲上云宵。

但尽管如此,未来还是比较有希望的。

家人刚开始担心他无法行走,但现在他们还是对他的康复持保守的积极态度。

“妈妈刚到时,他们说他可能无法再次行走,这真的很难以接受,他当时要服镇静剂,插呼吸管,与上周我们担心害怕的相比,现在迈尔斯有望完全康复,这真的太棒了。”

“我们真的觉得这已经是奇迹,他有可能还可以走路,而且脑部没有受伤,”她说,“我们觉得相当幸运,不可思议,其他人发生这种事可能还没有这样的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