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男子被误诊为流感而死亡,他的家属希望涉事的悉尼医生能在被新州卫生部门传讯之前承担责任。

律师奥基夫(Richard O ‘ keefe)对Glebe裁判法院表示,如果不是因为医生帕特尔(Bhikhubhai Patel)的无能,未能意识到受害人病情的严重性,29岁的电脑分析师塞缪尔•司徒(Samuel Seeto)现在还会活着。

这周五,代表司徒一家的奥基夫说,他们希望新州副验尸官奥沙利文(Teresa O’Sullivan)能把这个案件提交给新州卫生保健投诉委员会。

这名律师说,帕特尔医生看诊后让塞缪尔回家,这个决定显然是非常不妥的。在找这位医生看病的几分钟前,司徒才在Chatswood医疗中心的候诊室里晕倒。

司徒的家位于Forestville。2015年12月6日下午4点左右,他的父亲发现他死在床上。

协助验尸官的法律顾问史蒂文斯(Tracey Stevens)在她提交的最终报告中表示,根据掌握的证据,如果司徒得到合理的治疗,他很有可能会活下来。

史蒂文斯称,当时医疗中心有台胸透机和一台纪录心电活动的心电图机,但帕特尔忽视了它们,没有用在司徒身上。她说,验尸官会发现,帕特尔只看诊了8分钟,这是严重不够的。

威尔逊(Hester Wilson)博士提交证据后离开法院

为验尸官准备了一份报告的威尔逊(Hester Wilson)博士详细阐述了她对帕特尔的行为的看法。司徒在看诊的前一天晚上就在家里晕倒过,当他第二天在候诊室又突然晕倒时,就应该有所警惕了。

威尔逊称,像司徒这样的年轻人晕倒在地是很不正常的,帕特尔本应该马上询问,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认为,帕特尔应该需要让司徒接受全面的呼吸系统检查,来检查他的生命体征。

司徒的父亲劳伦斯(Lawrence)告诉法院,帕特尔根本没有询问他儿子晕倒的时间和他头晕和发冷的感受。

帕特尔医生量了他儿子的血压,隔着他儿子的橄榄球衫把听诊器放在他的右后肩上,又检查了他的喉咙,然后就说他肯定是得了流感,因为他的身体脱水。

奥沙利文将于8月21日公布她的调查结果。

图说:司徒的家人和他们的律师(左)走出悉尼Glebe State Coroners Cou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