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南澳种植者来说,全球对橙子的旺盛需求是笔意外之财,但对当地的果汁公司来说就是场噩梦,迫使他们不得不从国外进口橙子来维持经营。

随着现在优质脐橙的价格涨到1000元/吨,种植户们减少了对瓦伦西亚橙(Valencia)的种植,这种水果通常用于生产橙汁。

南澳Nippy’s公司的联席总经理尼斯佩尔(Ben Knispel)称,自从十年前旱灾重创果汁产业以来,他们第一次被迫从巴西进口浓缩橙汁,填补生产缺口。

“目前在澳洲经营果汁公司真的很难,”尼斯佩尔说。

“以前我们是一家持续盈利的果汁公司,现在只能图个微薄利润。”

而另一方面,Riverland的橙子种植户称,蓬勃发展的亚洲市场推动脐橙的价格创新高,海外销量增长了45%。

尼斯佩尔的公司位于Regency Park,有大约40名员工。他称,过去一财年是公司最糟的一年。

他说,Nippy’s有自己的果园,而且正计划种植更多果树,这是一个救生索,但要花几年的时间才能结出果实。

Nippy’s拥有和管理着250公顷的果园,在Waikerie有家包装和加工厂,雇佣了40名员工,另外在Riverland有条常温饮料生产线,有60名员工。

全澳的果汁公司都面临同样的水果短缺问题,多数公司不得不给产品重贴标签,因为他们进口了浓缩橙汁,国产橙子的成分减少。

尼斯佩尔称,果汁公司只能在他们的果汁里加入有限的鲜食脐橙汁,因为瓦伦西亚橙才是最能增强果汁品质的品种。

但是,多年来瓦伦西亚橙的价格都很低迷,陷入挣扎的种植者已砍掉他们的果树,改种利润更高的脐橙,向国内外市场出售脐橙。

尼斯佩尔称,过去两三年中国需要的是脐橙,但现在中国第一次要求进口瓦伦西亚橙,不再主要进口脐橙。

这是个令人难以置信的转变,五年前种植者还离开果园,推倒果树,丢弃水果,因为价格低至200元/吨。

Renmark地区种植、包装和出口公司Impi Highland的肯特(Ben Cant)称,果汁商对不断变化的市场反应太慢,继续为瓦伦西亚橙支付低价。

肯特说,几年前他就看到了这个不祥之兆,当时果农把瓦伦西亚橙的果树都拔了起来,改种回报更高的品种。瓦伦西亚橙的产量曾经高达2000-3000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