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电力价格飙升,可再生能源目标尘埃落定,新太阳能和风能项目的投资额达到破纪录的78亿元,国内外企业纷纷赶来掘金,克服了多年来投资不足的问题。

不过对东岸的企业和家庭电力用户来说,这股投资热潮来得太迟了,从今年7月起,新州、首都领地和南澳的电价每年将上涨多达20%。

在联邦内阁考虑首席科学家Alan Finkel就新投资提出的指导建议之前,企业已承诺或正在开发新发电能力,以充分利用高价格和燃煤发电站关闭后增长的市场份额。

清洁能源委员会(CEC)首席执行长Kane Thornton说道,项目承诺的增长步伐在去年有所加快,他看到新投资承诺足以在年底前满足可再生能源目标。

“也就是过去半年到一年才出现一些政策,两党在可再生能源目标上达成合作。”

“随着新发电能力上线,给市场带来更多供应,这将给价格施加下行压力,”他说道。

CEC的数据显示,今年正在建设或已经竣工的项目将为全国增加3712兆瓦的新发电能力。

ITK Consulting的负责人David Leitch估计,最近有多达4942兆瓦的新产能进入市场,包括1200兆瓦的屋顶太阳能电力。

相比之下,由于维州Hazelwood发电站关闭,上个月有1600兆瓦产能从市场退出。

Leitch表示,随着投资增长和成本下降共同压低价格,2017-18年可能是电费大涨的最后一年。“这表明市场在发挥作用,”他说道。

由于电网费用和批发电力价格先后飙升,过去五年电价翻了一番。电网费用占家庭平均支出的50%。

由于能源和温室气体排放政策缺乏确定性,阻碍了新发电能力的投资,批发价格遭到打击。

去年南澳Northern发电站关门,今年Hazelwood发电站也关门,从市场中带走了一些基荷发电能力。

此外,维州政府为了让Portland铝熔炼厂生存下来提供了援助,这座工厂消耗的电力占该州总发电量的10%,因而需求和价格才保持高企。

据澳洲能源市场运营机构(Australian Energy Market Operator,AEMO)透露,电力期货显示,到2019年初大多数州的电价将从每兆瓦逾160元的高点跌至100元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