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大关于中国社会主要矛盾的转换,是十九大报告的最大亮点之一,也是一个历史性的事件,是理解中国经济进入新周期的切入点。

何以如此言之?先从中国经济新周期的开启说起。对于中国经济是否进入新周期,过去一段时间争论很大,笔者一直认为中国经济正在进入一个和过去完全不同的全新周期,但绝不是一些人所言的经济增速到了底部,开始反弹的新周期,而是在经济基本面、产业结构、增长动力、基本需求等等层面完全不同于过去的周期。过去,官方以新常态概括中国经济的变化,十九大之后,通过对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变化的描述,正式宣布中国进入到了一个真正的“新周期”。这个新周期,是以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发生重大变化来切入的。在中共的历史上,谈及中国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有三次:

第一次是1956年的“八大”,当时的提法是,“人民对于经济文化迅速发展的需要同当前经济文化不能满足人民需要的状况之间的矛盾” 。

第二次是1981年十一届六中全会,提出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可以看出,前两次社会矛盾,都是人民物质文化的需求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所描述的中国经济的基本面,是一个真正的短缺经济,当时着力要解决的,就是改变物质文化的贫乏状况,这个任务,经过改革开放30多年的努力,基本完成。中国社会经济的总量已经位居全球第二,中国告别了过去5000多年短缺经济的状况,“过剩”成了中国经济的常态。

同时应该看到,马斯诺描述的需求等级在中国当下表现的特别明显,老百姓各个层面需求的提升,继续经济社会,包括经济战略做出正面的回应。在这种矛盾的转换过程中,中国经济正在发生剧烈的变化:从速度而言,中国经济正在从超高速增长进入常态化增长;从经济基本面而言,中国经济已经从短缺经济进入过剩经济;从经济发展目的而言,中国经济正在从温饱型经济转化为小康经济,精神层面需求成为经济增长的主要引擎;从产业而言,服务业已经成为第一大产业。

第三次是十九大报告提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这一新的社会主要矛盾,把“需要”和“生产”的矛盾,改为“需要”和“发展”的矛盾,表明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内容更丰富更充实更升华了。

基于对这种变化的回应以及中国社会主要矛盾的描述,十九大报告对中国经济的下一个三十年做了浓墨重彩的规划:

第一,在中国经济发展阶段上,提出中国经济正在从高增长阶段进入到高质量阶段,体质增效远高于量的进一步扩张。

第二,在构建现代经济体系方面,通过动力体系、经济体制、区域发展战略、开放体系等一系列的规划,推动中国经济向现代经济迈进。

第三,在改革层面,提出改革下一步的重心是产权改革和要素改革这两大硬骨头;第四,在战略目标上,提出用两个15年,实现中国成为现代化强国的梦想。很显然,这种大格局的规划和过去赶超情况下主要追求量的扩张已经完全不同,需要构建一个真正的战略体系,完成这样的目标。

高盛在谈及未来中国最赚钱的四大行业时,认为,随着中国经济进入新的周期,包括新兴工业占比21%(其中高端制造业占8%,IT制造业占9%,清洁能源占3%)、新消费占比32%(其中电动汽车占2%,娱乐产业占14%,教育产业占16%)、互联网占21%(其中电商、游戏占15%,互联网金融占6%)以及健康产业占26%(其中医疗健康服务占19%,医疗保险占7%)将会成为中国最赚钱的四大行业,这个判断,是和中国经济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相吻合的;当然,还有机构提出中国未来十大产业风口,总体而言,大家的思维都是认为,中国财富和产业风口已经今非昔比,一定要及早告别过去财富的旧梦。

当然,新旧周期的转换是需要一个过程的。在向新周期迈进的同时,旧周期下的财富模式和财富路径必然逐渐会被丢进历史的尘埃。比如,房地产过去20年是中国最好的投资,但随着房地产政策的巨大转变,以及房地产基本面的变化,除了中国优质城市的优质房产,未来仍然有空间之外,房地产投资作为最好投资品的时代肯定已经成为过去。再比如,在强调防范系统性风险的情况下,过去金融领域出现的一些高收益的产品必将被逐步清理,在全球经济陷入低增长陷阱的情况下,全球将面临一个非常低迷的投资周期,这意味着,你必须降低自己的投资预期收益;最后,随着中国货币政策的正常化,M2狂飙猛进的时代也已经结束,货币超发不再成为常态,这对中国的投资收益和资产价格都会产生重大的影响。

也就是说,在新周期下,财富和产业的风口已经变化,中产投资的理念和模式都和过去不同。在社会主要矛盾发生变化,货币政策回归常态,经济重心回归实体的情况下。中产阶层一方面需要通过适当的资产配置,保卫财富;另一方面,必须指出,在新周期下,确保财富的安全而不是高收益是首要原则,中产阶级的财富结构决定了,在防风险的周期下,高收益金融产品对财富的冲击是最大的。因此,在资产配置时尽可能降低股市、股权投资等的比例,除了优质城市的优质房产,不要再去增加房地产投资的比重。我们不想讲什么现金为王,但我们想提醒投资的风险。记住,在中国经济新周期下,中国的财富风口在转移,必须忘记旧周期下的财富旧梦,忘记过去,重新寻找新的财富风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