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医生检查一个孩子的病症时,他们被告知要听听父母说些什么。毕竟,这些妈妈或爸爸每天密切关注着自己的孩子,还有谁比他们更清楚孩子的情况不对劲吗?有些人称之为“一个母亲的本能”。

这两天,13岁男孩卢卡·拉索(Luca Raso)病死的消息得到报导。他死于未确诊的阑尾炎,在这个医学先进的时代,这似乎听起来令人匪夷所思。

他的母亲米歇尔·德根哈特(Michelle Degenhardt)多次拜访和打电话给当地的一位家庭医生(GP)。卢卡在某天吃完晚饭后呕吐,两天后米歇尔带他去找GP,医生的诊断是他得了肠胃炎。第二天,出于母亲的直觉,她知道“他一点都不舒服”。

四天后,GP再次诊断卢卡患的是肠胃炎。卢卡的症状持续了这么多天,有人肯定会问当时医生为何没有给他做病理检查。在卢卡第一次呕吐的整整一周后,事态变得很严重。后来米歇尔叫来了救护车,虽然医护人员不断对卢卡实施心脏复苏术,但是在把卢卡从当地医院送到另一家医院的途中,卢卡不幸死亡。尸检报告后来证实,卢卡死于腹膜炎(腹部粘膜的炎症)和并发性坏疽性阑尾炎。

他的母亲现在正在呼吁一位法官,充当助理验尸官的角色,提议进行正式的死因研讯,调查她儿子的死亡情况。

在这家人痛失爱子之时,不久前一位5岁的男孩在从Hornsby&Ku-ring-gai医院急诊部回来10小时后死亡。工党的卫生发言人沃特·塞科尔(Walt Secord)已呼吁对这家医院的医疗资源和拟议升级计划展开独立调查。

毫无疑问,这些调查将把矛头指向医生诊断的规定时间,以及在卢卡的案例中,医生在所谓的“6分钟诊症”中存在的通量(throughput)问题。2015年曾任卫生部长的议员苏珊·雷(Sussan Ley)就提出了这个问题,不论GP是看病6分钟,还是19分钟,Medicare Benefits Schedule(MBS)提供的报销都是一样的。

她说:“Medicare的费用应该更准确地反映全科医生在病人身上所花的时间。”家庭医生们处在为病人看诊的前线,承担着巨大的工作量,这是毋庸置疑的。对于父母担心他们生病的孩子在医院得不到适当的医疗照顾这个问题,政府采取了一些措施。

在新州,一个名为REACH的迅速响应项目旨在帮助家庭能够寻求帮助。它代表“识别、参与、行动、召唤和帮助时刻待命”。这个项目得到了小男婴柯瑞(Kyran Day)的父母的支持,这名男婴在2013年被误诊为肠胃炎后去世。

澳洲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05年死于阑尾炎的人数为50人。2015年的人数是38人。卢卡的母亲提醒各位家长,当事情事关他们孩子的福祉时,要相信他们的直觉。我们希望卢卡留下的“遗赠”是,这样的悲剧不会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