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澳洲,我们常常惊讶地发现,良好的政策常常被政治管理不善所破坏,比如国家宽带网络(NBN)、天然气供应、同性婚姻公投……还有药用大麻。

85%的澳人支持立法,允许大麻用于医疗用途。

医学专家确实可以根据特殊准入和授权处方方案,向药品管理局(TGA)申请为病人开大麻制品。

然而,最近的数据显示,在全国范围内,只有153名患者被授权在特殊准入计划下使用药用大麻产品。并且,只有大约30名澳洲医生是授权收方者,向101名患者开了大麻产品。

与此同时,我们认为,有潜在的10万澳人正在使用大麻来治疗他们的疾病,但由于这是非法的,真实的使用规模是不得而知的。

非法使用这些大麻可能使患者面临被指控的风险,以及承受非法使用来源不明成分药物带来的所有并发症。使用大麻的“罪犯”包括成千上万名病痛超过处方类鸦片药物所能抑制的范围、忍受着持续的剧烈痛苦的人。

这其中有患有顽固性癫痫的儿童和神经疾病患者,因为他们的生命质量因使用大麻而得到改变。

关于大麻的讨论通常围绕着四氢大麻酚(THC)带来的不利影响,它是主要的精神活性成分。尽管它造成的影响在科学界仍有激烈的争论,但越来越清楚的是,许多疾病都可以通过大麻药物来治疗,而它们的THC含量微乎其微。

包括工业大麻在内的多种大麻都含有少量THC,但在其他大麻素中它的含量丰富,比如大麻二醇,它具有抗癫痫、抗焦虑、抗精神病和抗炎等治疗作用。

而且病人不需要“吸大麻”。现在的大麻产品有多种形式,如大麻油、含片、喷雾、洗液、贴片和胶囊。

寻求药用大麻的澳洲病人最先面临的问题是,他们的全科医生(GP)通常对它知之甚少,而且不像加拿大——那里的GP可以帮你开处方,一个富有同情心的澳洲医生必须获得专科医生的支持,才能向TGA申请大麻药物。

此外,即使有专科医生支持,而且富有同情心,但是在给病人开大麻药物时,保险商可能不会报销。

让我们假设你的医生是勇敢的:下一步就是向TGA提交一份详细的申请,在申请中概述科学证据,表明大麻可以比传统的处方药物更有效地治疗你的病情。

这就引出了关于“证据”的争论。

今年初,美国国家科学,工程和医学院(NASEM)发布了一份全面的药用大麻报告。

由于面临历史上阻碍大麻制品临床试验的障碍,证明大麻在某些疾病中的有效性的证据是稀少的。但是正如卡尔·萨根(Carl Sagan)所说的,证据少不代表没有证据。

这份报告对药用大麻给予了大力支持。

而在澳洲,TGA不愿批准大麻的使用。在社区中,药用大麻最常用于治疗疼痛、失眠、创伤后应激障碍/焦虑。

因此,TGA会给那些患有罕见病(如多发性硬化症和顽固性癫痫)的病人使用药用大麻的机会,但不会给忍受慢性疼痛的20%的澳人机会。

 

(本文译自《时代报》 Iain McGregor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