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全球正在面临一次经济大转折的时候,我们的国家却发生了工党求加税,自由党内部意见大分歧的斗争戏码。这个国家将何去何从?身为选民的您、我又有什么看法,这是本周笔者提出的话引子。

先从联盟党和工党的斗争谈起。

自从去年7月2日的选举中,工党以 76 比 69 微弱比数输给联盟后,工党政客们一直心有不甘,他们认为,祗要加把劲,在某些议题上讨好选民,就可以在下次选举中翻盘。工党党魁肖顿在上周说:祗要工党一上台,将首先废除联盟党的富人减税 2%的政策,接着他说:「全澳 700,000 人,在上周周末开始被裁定减少加班加给」这种不公平的法律需要改回来,工党上台100 天之内将立刻恢复原来的假日工作加给成数。

但肖顿避开了一些全球大环境正在改变的话题,若美国继续加息,澳洲怎么办?若全球保护主义风潮恶化,大国之间发生贸易战,澳洲怎么办?若中国发生债务危机,对澳洲需求减少,澳洲怎么办?如果澳洲房地产泡沫破灭,连带的发生金融危机,澳洲怎么办?难道,仿照陆克文的办法,再来一次大花钱,然后把澳洲拖入更深沉的债务深渊?澳洲目前债务已占全国 GDP 64%,虽然在已开发中国家不算高,但它却足以使澳洲在下次经济风暴(不论是国内或国际风暴 )中崩溃。和这些危机比起来,说真的 2% 的富人税,周末加班应该加几成?电费要涨?大学学费涨价…都是微不足道之事。可惜我们缺少一个有眼光,能看十年后、二十年后,甚至百年后的政治家,来对澳洲现有的经济障碍来做一个大刀阔斧的改革。

近年,澳洲大企业的 CEO 们纷纷提出:澳洲目前最需要的是改(Reform),像美国特朗普一样,大刀阔斧的改革。人家美国打算把公司税降到 15%,个人所得税由七级降为三级,最高税率降到35%,我们竟然还为那 2% 的富人税演出拉锯战,现在我们个人所得税最高税率为 45% 另加 2% 的 Medicare levy 是 47% 已经够髙了!看来,将来工党若上台,恐怕会有更多澳洲人步着默多克( Keith Rupert Murdoch)的后尘,去归化为美国人(但还是在澳洲赚钱)?

现时,有一句话说:“地球愈来愈平”,意思是资金是流动的,人才是流动的,当美国要降息、降税。法国总统马克龙宣布:“明年起(人民)就可以感受到对80%的家庭免除居住税,和巨富税改革措施的好处。” 而我们工党的政客却还在喊着要对富人加税,这种阶级斗争的思维,岂不是荒唐之至?

两党间的争议已经够热闹,偏偏就在这时候,联盟党内部又出现分裂,如果是自由党和国家党出现分裂那也是有道理的,因为终究是不同的党,不同的理念、利益,偏偏不是如此,而是自由党自己内部搞路线派别之争。

什么是自由党内部的 “路线之争”?争什么?

这事还得追溯到自由党创党之初 劳勃•孟席斯(Robert Menzies)起名「自由党」说起,明明是一个保守派的政党,它不和英国一样叫保守党(Conservative Party)而叫自由党(Liberal Party)? 其实这是有原因的,因为五十年前孟席斯创党时,工党已经执政 17 年了,孟席斯取名自由党为着是吸收更多认同者,结果新政党一出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很快因此打败工党上台,可见民心如此。( 虽然很多党员骨子里却还是不折不扣的保守派思维)。

上周,自由党党内的保守派大将前任总理艾伯特和自由派的现任总理谭保的路线之争再度浮上枱面,艾伯特说:“ 坚持传统家庭价值,信仰宗教,尊崇皇室,…是自由党的党魂。”  谭保却不这样认为,他在上周参加 G20 后,在伦敦发表的演讲中提到:“当初孟席斯立党时以 “自由” 为名,最主要目的是让这个党能更自由,更活泼。它代表的是积极 (Progressive ) 而不是保守。” 这时老保守派前总理也站出来讲话了,他说:「我们每一个人要知道自己是谁?来自哪里?代表的是那一群选民的利益?」话的内容很清楚暗示:自由党的价值核心就是保守派。

但是,若反应在现实的选举中,艾伯特的 “反对同性婚姻”、“减少移民”、“节省政府开支”、“保护现有国体不被改变”,真能为选民所接受?但澳洲(甚至全球)社会正在改变中,同性婚姻立法已成趋势,减少移民也不是澳洲今日的主流民意,支持 “皇权” 更是荒唐。谭保这次预算中的扩大公共建设开支,已引起保守派的不满,主张在同性伴侣婚姻立法上,让议员们可以自由投票,不受党的限制,更是挑战保守派的核心价值,而他本身又是前澳洲共和运动的发起人。路线之争终于爆发!

实际上艾伯特现在在民间的支持度袛有 11%,在国会议员中支持他的人也是一打不到,可是对保守思想坚持的人,在澳洲𨚫是一股意志坚强,团结力量强大的力量,他若兴风作浪,足以造成澳洲政治:“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影响。

多年来,自由党内部的路线修正已造成了党的分裂,上议院议员 Cory Bernardi 脱党,自己创立澳洲保守党(Australia Conservatives Party),保守派选民认为自由党已不能代表他们了,这也间接造成了上次选举中,韩珊 “一族党” 再度坐大。

很明显的,现在联盟党的支持度仍然高于工党,是因为它的经济政策,而不是那些意识形态的保守思维,但若自由党内部纷争再继续下去,必然给工党一个打阶级战争(Class War)的机会。这时工党是有可能上台的,有人说:「澳洲已经错过了改革的最后机会了。」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们也祗能说:“ 若澳洲如果真因为这芝麻小事而完了,这也是澳洲的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