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对资本主义的质疑并不是始于马克思,更也没有因为苏联解体,中国也走向「半」资本主义而停止对它的批判。相反的近年以来,全世界有愈来愈多的知识分子挑战资本主义的正当性。他们认为;资本主义是造成了今日社会贫富差距愈来愈大,社会道德沦丧的罪魁祸首,因此有需要重新创造一个新的社会制度,来扭转人类的未来命运。本周笔者想用自己有限的知识和经验谈谈对此事的看法。

首先我们先说,什么是资本主义?根据马克思的说法,它是社会上少数的资本主,以他们手头上握有的大多数社会资源(例如:资本、土地、机器、技术…)而要求广大工人为其卖命工作,他们从中获利,坐享工人们所创造出来的劳动价值。

显然的,马克思的说法有所偏颇,它忽略了二件事实,第一,资本主义的前提是 “利伯维尔场”和”市场经济”,因此资本主的产生是经过竞争而来,也就是说,资本主不是天生,而且随着社会的变迁,资本主的人数一直在增加,而不是「少数」。第二,资本主的产生是需要经过考验的。首先,他生产出来的产品或劳力是否为市场所接受?否则他是成就不了资本主的。第三,产品或劳务的价值(售价)也是由市场来决定的,因此,在市场竞争下,资本主的地位是随时都可以被取代的。

马克思也忽略了另一件事:工业革命之前农奴的生活,并没有好过工业革命后。相反地,工业革命创造了大量的就业机会,间接的改善了工人的生活。这件事反映在近年来中国的社会变迁尤为明显。现今,有很多人批评中国社会贫富不均的现象严重,但却没有人能否认改革开放至今,中国人均 GDP 成长了26倍,人民生活大幅改善,已经有五亿人脱贫走入了小康家庭。

我们用实务更进一步来解释这件事情。

澳洲近年喝咖啡的风潮兴起,一杯咖啡由原来的 1.50 元,涨到现在的 4.00元,(有些地方甚至卖到 5.00元),这代表了什么意义?第一,因为它的门坎低,任何人随时都可以拿个三、五万元出来,开家小店,从受薪阶级转变为资本主。第二,泡咖啡的工人也可以拿到更高的工资,因为从经济学的理论上来说,一个工人工资的涨幅应该要等于他为公司所创造出来的边际收益(Marginal Revenue),工资少于边际收益时,这个泡咖啡的工人会选择离开这个咖啡店,另谋他就。或则甚至自己创业,这解释了为什么澳洲的咖啡馆越来越多的原因。

这件事同时也解释了另一个问题,为什么近年来全球很多行业的工资不涨;因为全球的 CPI 停滞不前,边际利润没有增加,因此,老板们根本无法得到多余的利润来涨员工的薪水。

那又怎么解释,贫富差距愈来愈严重的问题呢?

其实贫富差距也许被过度夸大了,我们再用中国的例子来解释这个问题,改革开放之前中国有多少“富人”?几乎没有吧?但现在,根据胡润的统计,在中国顶尖群体中,资产达100亿元人民币以上的有200人左右;资产在10亿元人民币以上的有2000人左右;资产在1亿元人民币以上的有5万人左右;资产在1000万元人民币以上的有80万人左右。这些人的财富是在近三十年之间,从无产阶级转变成高资产阶级。这在以前中国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因此,这些富人的资本发达是他们自己创造出来的 (部分人是透过外销把产品卖给国外,因此和本国没有直接关系,也不产生剥削的问题),他们也是应该分享他们自己创造的成果这个说法吧!(贪官除外)用这些人的成就去比较最低层者的收入,当然会产生巨大的差异,但若拿30年前来和现在相比较,贫人因为资本主的创业缺人,使他们有机会从农村走入城市工作,这成为中国有六亿人脱贫,穷人的基数减少了的主因,这就是资本主义的好处。

再说,是整个社会财富增加,有些人增加的快,有的人增加的慢,有些人增加了多,有些人增加的少。您很难说,因为少数人先富起来了,所以这个就表示资本主义不公不义,因为它并不产生资本主剥削了劳动阶级,而使劳动阶级愈来愈穷,资本主愈来愈富的因果关系。

其实资本主义的功能在于为社会创造一个公平竞争的社会,祗要有才能,肯努力者都可以运用其智慧和劳力而创造财富,但资本主义并不负责社会上财富分配的责任,财富分配的责任自人类有历史以来,它一直都是政府的责任,换句话说:它是一个政治问题,而不是经济问题。

资本主义还有另一个特性,就是它反对政府过度干预,而近年美国的 QE2, 日本的大幅度降息,中国的扩大货币供给….都是过度政府干预经济的事实。它们创造了市场泡沫化,也扩大了贫富差距,而要把这个责任推给资本主义的败坏,那简直是顚倒是非。

富人是否应该多缴税?那是当然的,因为 “做财富重分配” 本来是政府的责任,政府是有权利这様做的,全球还没有过有一个资本主拒绝缴税而成功的案例。相反的,很多政府却经常“矫枉过正”,最后造成了过高的税收扼杀了人们创业的企图。有时候政客们甚至利用税差,来做为政治清算斗争的工具,澳洲工党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我们确实有需要制衡资本家的财富,但如何让资本家不会因为过度制衡而放弃去创造利润野心,而穷人也不会因为过度的福利而减少工作意愿,这是一个两难的问题,但这是政府的责任,与资本主义无关。如果借此一昧的批判今日社会问题就是资本主义出现问题,那也未免言过其实了。

在正常的资本主义下,人们在财富太庞大时会开始自我调整的趋势 (说真的你死后留几十亿,几百亿给子孙有什么意思?),巴菲特、比尔盖兹把大部分财富拿去救济穷人,就是一些典型的例子,它实际上已到了中国当年范蠡三聚三散的境界了。

大公司的股权分散,利润共享,更是走向创造更多资本主的典范,任正非把华为的股权分散给员工,等于是创造了更多的资本主。还有,今日有谁知道 Telstra、ANZ、Westpac、Nab、联邦银行…..的大资本主是谁?说穿了!他们根本没有谁是真正的大资本主,他们的股东祗有一群 「乌合之众」。

最后我的结论是,资本主义本身并没有问题,是那些想要透过政治斗争,不劳而获,而争取个人利益的人才是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