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崛起为世界创造了机会,但也产生了数不尽的冲突,本周,我们谈谈,中国与世界文化斗争的必然。

二次世界大战后,美、苏抗衡,为全球创造了近44年的冷战时期(1945-1989),苏联解体后,群雄并起,中国、印度不断的扩充军备,使得全球军事力量多元化了。甚至连小国北韩也来插一脚,祗要谁有“核弹”谁就拿他没办法。

多方相互以核武互相 “牵制”、“制衡”,使得谁也不敢动手,北朝鲜、中印边界就是两个最明显的例子,看似剑弩拔张,但没有人相信会有战争的发生。军事动武不可能,各国与国之间开始搞起了经济与文化的斗争。

当特朗普上台后,他首先威胁要对中国实施贸易制裁,接着千方百计,用尽方法阻止中东人入境,表面上是为了阻止恐怖主义输入,但背后蕴藏着是对伊斯兰人种和文明的排斥。

既使天下太平的澳洲,也开始文化武装起来,要求外来移民若要入籍成为公民,就必须要考试,还要认同澳洲的价值观,说白了,就是要求要思想武装,意识型态认同的第一步。

2017年7月6日中国国务院办公厅(国办发(2017)61号文件宣布成立国家教材委员会,以指导和统筹全国教材工作,贯彻党和国家关于教材的重大方针,很明显的,中国正在进行另一个国家与党大认同的思想教育计划。

在此之前,七月一日香港回归纪念活动当天,香港有6万民众走上街头抗议,习近平在次日特首林郑月娥的就职典礼上严重警告香港,北京不会容忍任何挑战其权威的企图,并且强调香港的学校更需要进行更多 “爱国教育”。这也算教育武装的一种。

面对这种国际竞争,台湾会有所谓的去中国化,和文化台独自然也就不会有什么让人意外了。

在民进党蔡英文上台后,再度提出课纲调整,并且要求新课纲在 2019 年要开始上路,该课纲调整最大的争论点是将历史课划分为 “台湾史”、“中国史” 及“世界史”。课纲最大的改变是(一)以人民立场来看历史,而不是从统治者的立场来来研究历史,最明显的例子是要求学生思考:东汉黄巾 “贼” 之乱,到底黄巾是不是贼?(对大陆同胞而言,这听起来似乎也很熟悉,当年共产党不是也曾把“太平天国之乱” 定义为 “农民起义”吗?我倒很想看看这次中国新国家教材委员会如何重新定义历史?是现代农民起义?还是叛乱?应该以颠覆国家罪论处?

台湾课纲调整另一个最有争论的部分是,把历史活泼化,地方化了,而不再那么严肃。它从你身边的事务谈起,也就是说先认识台湾本身的历史,再向外扩充到世界。它从台湾原住民时代、西班牙/荷兰统治时代、汉人移民入台开始、继续延伸到满清统治时代、日本统治时期以及中华民国迁台后的国民党统治,章节分明,有别于中国传统以中央政府立场,来界定整个历史发展脉络。

其实,近年以来,台湾整个课纲调整范围包含各学科,历史中的台湾史实在是这其中的一小部分,很多大陆学者把它解读成 “台独史纲”,其实是有点夸大了,因为不管大陆或台湾的旧历史靠着是要求学生死读硬背,缺乏让学生思考的空间,所以养成了中国人宁可信 「野史」而不信正史的陋习,喜欢「三国演义」就是一个最明显的例子。

我们再换一个角度来思考问题,我每次去贵州、云南、湘西和苗族人聊天,听他们谈起他们的祖先是“蚩尤”南逃,他们是蚩尤的后代,我都觉得很有意思,如果这是接近事实,那是不是说也应该由历史学者做更深入的考证,来确认其真实性?一旦证实了,甚至把它列入正式历史,让苗家弟子在课堂学习?这比大家每天宣扬黄帝是我们大家的共同祖先更接近事实吧?而对苗人而言,迁徙的路径、过程、发展、也许比去读汉人的 “春秋战国”、“汉唐盛事”更具有「民族」意义吧?因为在那些时代,他们的祖先经常是和中原隔离的,他们是否更应该有权利要求去了解他们自己祖先的历史?

再说西藏,我们以汉人为中心思想的历史一谈西藏就是祗有“文成公主”,汉人谈西藏神话、生活习俗都和文成公主有关,但您若真正研读西藏史就知道文成公主真的在西藏史中所占的地位其实是微乎其微的,甚至连松赞干布都祗是他们历史的一个章节,我们看八思巴、莲花生大师,绛曲坚赞,宗喀巴,还有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的故事,每篇章节都是精彩绝伦,和中原历史相比毫不逊色。这对西藏年青人来说,肯定要比去读孔明、曹操、孙权的故事更接地气吧?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台湾史纲甚能吸引台湾年青人的原因。

中国未来就是一个多民族组成的国家,允许各民族研究其历史,保留其文化本来就是一种融合,又何必硬要把它戴上政治帽子,说它是邪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