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2000年,悉尼奥运会刚结束,公司开会决定到墨尔本发展分公司,我自动请缨,做先头部队,先去考察市场,另一项重要任务是:分公司办公室地点要自购,也就是说设分公司和投资地产齐头并进,一举两得!因为我们公司的政策是:要创事业就必须要有落地生根,一去不回头的计划,这样才能打胜仗。这事让我想起了成吉思汗。

成吉思汗的蒙古帝国从 1218 年开始西征,到 1260年,蒙哥时代就已进入欧洲。为什么蒙古军能所向披靡,祗经过 42 年征战就直逼欧洲?而三国时代的诸葛亮却花费了一辈子的力量,美其名是七出祁山,其实就是在山里进进出出,讲计谋,谈战略,结果一事无成,留下的是《三国演义》小说的满纸空话!

这二者,最大的差别是蒙古人根本没有 “家” 的概念,甚至于连“根据地”都没有,草原上的游牧民族,逐水草而言,牛羊到哪里,就安寨在哪里,哪里就是家。打仗时,他们没有“后勤补给”的概念,诸葛亮打仗时,“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没有粮草是不能打仗的,有些时候,甚至打仗打到一半时,吃饭的时间到了,就开始 “埋锅造饭”,否则下一场没有力气再打了!蒙古军不同,他们大部队呼啸而来,军队所到之处尽是草场,所以他们不需要 「草」。看到有牧民驱赶着一群羊,抢来就吃,来得及,烤肉吃,仗打到一半,没时间烤,生吃也可以,所以他们没有「粮草先行」的概念,攻打襄阳城,久攻不下,附近没有牛羊群,补给中断了,改走云南 (那里有羊群),再北上,结果大宋就完了。

他们打印度,印度国王听说蒙古军还在撒马尔罕,心想还早呢,至少十天,半个月才到得了,谁知他们三天就兵临城下,印度也就亡国了。

蒙古军另一特性就是,仗打到那里就在那里建 「汗国」,很多汗国的后代从此就再也没有回过蒙古了!

所以老楚打仗也是如此,说出征就出征,几个月就把店开出来,打下江山后,把儿子留在那里,落地生根。打完布里斯班,老婆留在那里,她留在那里,现在已经是 Queenslander 了。

当年想,到墨尔本去,开发生意,和投资房地产,二者总有一个可以赚到钱吧!这样风险和压力也比较小,也容易做长远打算。但投资房地产要钱呀!公司说:20万本钱给您,其他您想办法,总之你若不买楼,租写字楼也是要房租,租不如买。所以我到墨尔本一面找适当的办公地点,一面调查市场,先从相对便宜,离市区也不远的 Richmond,Fitzroy 开始看起,然后 Footscary,Box Hill,甚至 Springvale 也考虑,但选来选去,首选还是在市区内。

其实,那时候墨尔本的房地产还是相对的比较便宜的,我曾在 城里的 Bourke st. 和 Russell st. 交叉口竞标一幢小矮楼。屋主暗示要 230万,但当时楼下租客是 Westpac 银行,年租金18 万,毛利13%,甚至即使祗付10%自付款,靠房租收入缴房贷都还有余钱,可惜在 Auction 竞标中,叫价的对手是 Florsheim Shoes 的老板,他打算把Westpac 踢走,自己开店,所以势在必得,我则是觉得价格有点超出我的预算,风险大了些,所以在 220万时就弃权了,现在该物业至少800 万,追思起来,这种叫“无奈的后悔”,在每一个人生的路途中,总会遇到了几次。祗能用一句话来自我安慰:“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后来我把精力集中在 Collingwood,Brunswick 因为那里的房子相对便宜,离市区也近,最后敲定现址,现在算起来也不错,至少地大(400多平方米),双层,双面向街,B1 商业 Zone ,楼下出租,楼上自搞办公司,没有压力。至今 17年了,一切风调雨顺,年年看着房子涨价。

<a style=Melbourne Collingwood的圖片搜尋結果" width="633" height="392" />

老楚常说,投资房地产要看未来,五年、十年、十五年、甚至二十年,祗要方向对了,你永远不必担心。Collingwood 当时不是什么好区,但随着市区的不断发展、扩大,坏区也会变成好区的,(这是我当年从纽约市 Brooklyn 得来的经验)。现在Collingwood 单一𠆤公寓都上百万,等于我当初买上下二层的 “透天厝” 的二倍,「 有土斯有财」这是投资房地产者的宝典呀!

墨尔本分公司开业两年后,生意稳了,我开始想要 “安家置业”——买自住房了。

买住家第一考虑点当然是离公司不远,这样上下班方便,所以也祗能看 Kew,Hawthorn,Camberwell,Balwyn…附近的房子,但当时老觉得七、八十万到100多万太贵了。后来,有一天,我在台北开会,遇到文友马来西亚的大木材商庄延波,他说:他在 South Melbourne 有一套 Penthouse,是儿子在墨尔本读医学院时买来给儿子住的,儿子毕业后,到南澳当医生去了,他人在新加坡,找中介一直卖不出去,他说既然是好朋友,你喊𠆤价我就让给你吧,我胡乱说,那就45万吧!他说:我不想再为这事心烦(他是57万买的),就这样一棰敲定了,我连房子都还没看,就通知老婆找律师过户。朋友间做生意不就这么一句话(其实内心我自己知道是占便宜了),十几年后,你问我是不是占便宜了?我说,用现在的眼光来看,我当时若买的是 Kew或 Balwyn 的房子,现在赚的钱恐怕还更多,但我常说:投资不要老想您永远会得到运气最好的,天下的好处都给你一个人占去?那你也未免太贪心了吧!我们已经是大时代的受益者了,随着全球房地产大涨,澳洲经济也不错,我们已经占了不少便宜了,有赚一点就应该心满意足了,人生是不可能所有好处都给您吧!这是我多年投资的一点小感想,提出来和读者们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