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许多澳人来说,实现收支平衡变得越来越困难。随着过去十年能源价格的大幅上涨,“能源贫困”已成为我们耳熟能详的说法。

为了应对上涨的电费和燃气费,全国各地的工薪阶层在寒冷的冬季过着如大萧条时期般的生活。

与此同时,政府越来越夸大其词,声称因为我们推动可再生能源的普及,使得人们在家里冻得瑟瑟发抖。

为了保暖,人们下午4点就躺上床,其中的原因不止一个,而且不能归咎于一些州政府决心发展面向未来的能源。

燃煤发电站老化、电线杆和电线维护成本高昂,以及澳人在国内付的天然气价格比其他国家付的价格还要高,这些只是导致整体问题的几个因素。

但是,我们支付着让其他国家“望尘莫及”的高电价的一个最大原因是,澳洲政府在气候和能源政策上缺乏领导力。

到现在为止,为了对电价施加影响,他们做的顶多就是要求电力公司在把我们转向更贵套餐的时候通知我们一声。当然,这也很重要,但是,当电力公司提供的“折后价”依然让人负担不了时,对于努力维持收支相抵的澳人来说,这种安慰根本于事无补。

当政府被要求解释为什么电力价格如此之高时,他们通常会怪在可再生能源归头上,而不幸的是,我们对此欣然接受了。

燃煤电力伴随了我们生活了几十年,直到90年代中期,在全国电力市场引入之前,我们都享受着世界上最低的电价。

不幸的是,就像谚语“温水煮青蛙”一样,我们一直在忍受不断上涨的价格,直到我们中的一些人被“煮死”(或冻死),我们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问题在于,我们错过了利用创新技术从而引领世界其他地区降低价格的机会。

如果要让投资者认为澳洲是个可行的市场,唯一的方式就是让他们认为这是一个能长期赚钱的地方。而这需要的是确定性。

造成人们在7月付不起供暖费的唯一原因就是,过去和现在的政府都无法创造出一种吸引竞争和创新的政策和监管环境。

联邦政府花了很多时间批评像南澳这样的州,声称他们作出的发展可再生能源的承诺是不负责的。而事实上,这才是最终让电价变便宜的唯一途径。

尽管南澳一直以来因为自己的大胆做法而受到责骂,但事实是,如果他们通过不断支持可再生能源的方式继续鼓励投资,他们能创造出更廉价的可靠电力。

等到这一切成功实现的时候,我敢打赌联邦政府会是第一个站出来邀功的人,声称这是他们的主意。

 

(本文摘译自《每日电讯报》 Rachel Corbett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