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位读者在上周的一个回贴上说:

「…….印度才是未来的世界最大威胁!因为它们的宗教教育贱民逆来顺受。政府让贱民去打战入侵别国,它们才不在乎贱民的生命。贱民好几亿,兵源很足!它们挑起战争,破坏世界和平!而且贱民们不会因为生活品质下降控制生育,反正它们的宗教和种姓制度教它们忍受。未来印度人口很快会达到二十亿!贱民兵源更多了!然后因为它们会英文,印度国内人口太多装不下时,就会找借口往英语国家到处跑!把贫穷落后带到全世界。看看斐济都是印度人的了,斐济的华人拼命往外移民,现在斐济华人越来越少,斐济更穷了更落后了!为什么新加坡华人多却是更富裕?想想,往深想!

我不担心中国,但是我觉得澳洲才会有威胁!黄先生你知道吗,印度人现在在澳洲大公司和政府部门抱团,招新人时大部分只招印度人除非没得选。想想我们这些在澳洲的,如果我们的后代以后要进入澳洲公司,首先就是印度人会给我们后代设门槛!斐济就是个现成的例子。

中国人穷时,印度人讨厌我们,中国人发展了,印度人还是讨厌我们。归根结底,印度人觉得中国人低于印度人。不知道黄先生看过鲁迅先生的阿Q正传没有?在这里,印度人是阿Q,它把我们华人当小D了,觉得应该可以随便欺负。

我今天在悉尼晨报上看到有印度人说,全世界印度人最会对付华人,那就是一边微笑对华人,一边背后捅刀子。」….

这位读者说的很多,但印度和中国,印度和斐济都离我们很远,我祗想谈谈同样在澳洲,华人比印度人来的早,人数也更多,又比他们聪明(至少我们自己这样认为),但是,为什么印度人后来居上,就如这位读者所说:「印度人现在在澳洲大公司和政府部门抱团,招新人时大部分只招印度人。」那问题为什么印度人己开始崭露头角了,而我们还是爬不上去?

首先,我举二个例子来为大家做个说明:

1970 年代初,我进宾州大学读 MBA,那时MBA 这个科目才刚开始,读的人很少,所以中外人士都争先恐后的想拔得头筹。班上有一位印度来的同学长得又黑又瘦,他是印度南部来的(大家都知道印度上层的雅利安人大部分是居住在北部,南部人是土著,)他就是这位读者所说的 “贱民” 阶级。这位同学除英文好,脑子大概聪明不过我( 他告诉我他背APB Opinion 要十遍才记得,我大概五、六遍就行 ),但有一次,老师做 case study,是组合一架飞机,把飞机分机体、机翼(含起飞系统)、电器、机械及安全五个部分。全班有33 位学生,分三组,每组为 11 人,看哪一组最快把飞机组装完成。老师说:「开始!」时,这位印度阿 X ,就马上在组内下令说:“我们这组分五小组,每组二人,五小部分拼装后,我负责最后组装,任何一个小组有问题,我可以支持。” 这样,他很自然的就成为这个小组的领导 leader。

你说,我有没有能力干这个 leader?当然有,但在我们华人的文化中讲究的是“礼让”,不做出头鸟。在美国完成学业后,我回台湾,在大学里兼课教管理学,把同样一个 case 给学生去做,但从来没有看见过有一位学生率先站出来做领导的!这就是中国人和印度人不同的地方!

australia indian business的圖片搜尋結果

去年,我在中国搭出租车,和一位司机先生聊天,我问他:“滴滴打车对您们有什么影响?”他说:“影响可大着呢!他们不必缴份子钱,不纳税,对我们太不公平了。” 我说:「那怎么办?」他说,他们去年组织了一队人马去北京上访,结果带头的被捉去关,判了二年,其他人没事!这就是我们的社会制度!我们不但不鼓励人才出头,还専门打带头人!所以,如果那天真如这位读者所说,华人要做印度人的助理,下属,看印度人的脸色,我一点都不意外!

再说一个故事,七O 年代末,我在 IBM 上班,IBM 有一个政策叫 open door policy,干什么用?举例而言,有一位工程师,能力很好、很优秀,但他上有老板挡住他的升迁之路。IBM 说:没关系,您可以到您老板的老板那里要求 challenge 你的老板,老板的老板必须开门欢迎您这样做(所以叫 open door ),您可以告诉您老板说您要挑战您的老板。您的老板的老板就必须组织一个委员会,评估这件事,评估包含业绩、执行能力、对业务熟悉程度…。如果您真的行,公司会把您调到另一个部门当领导(或另一个国家或者把原有部门解开成二个部门),让您跟您原来的老板平起平坐,一、二年后,如果您真的能力行,有一天,也许您会变成您原来老板的老板。

这个政策很好,但当时台湾 IBM 有 70几位员工,第一年没有一个敢出来挑战的,而印度分公司有 140 位员工 ,十七 个人出来挑战,这就是中国人和印度人不同的地方。澳洲总理也是党内挑战出来的!但你可以想象那天李哥公开说他要挑战习哥结果会是如何吗?华人是不会有公开挑战的!所以中国人只有私下耍阴的 (毛说:这是暗斗),斗不过,就说人家是种族歧视。

从这二个例子您就可以了解为什么澳洲很多大公司的领导人、髙阶、银行、基金…老总都是印度人,而且他们还都是第一代移民,但是中国人却很少入高阶,我来澳洲快30年了,看到做最高阶的华人祗有John Yu ( 余森美),他干到儿童医院医长。

中国和印度的距离在于文化的差异,与智力、能力无关。我甚至可以说:既使到第二代、第三代我们的儿孙也无法改变。因为从小开始,我们的大女儿和儿子打架,我们就教导大女儿:“您是姐姐,您要让着弟弟”,我们训练小孩要孝顺父母,孝顺代表的是服从,我们从小要学会尊敬师长、礼让同学,…。我们不强调「是非判断」,「据理力争」!万事退一步就海阔天空!所以其实我们比印度的贱民还需要忍耐!

这位读者说,印度有一大堆的贱民,我则说,我国的愚民更多,我们从小被训练要忠党爱国,不论是非,以和为贵,别忘了印度还出了一位贱民总理莫迪呢!而中国的愚民从不争领导!我的印度同学是贱民,但他因为英文是学校语文,祗要功课好,就可拿奬学金到美国留学,有翻身的机会,但中国西部山沟里的穷孩子大部分人连考托福或雅思的机会都没有,大家告诉我,有多少中国来澳洲的留学生来自山沟里?

笔者不是要吹捧印度人,而且希望大家更务实的去面对为什么人家能而我们不能?下周,笔者将更深入一层谈一谈,从历史、文化的层面来比较二者的因果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