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当地医院的急诊室看起来比平时更不堪重负,那么一项有关澳人对家庭全科医生(GP)的信任度的新研究可能会提供一些令人不安的线索。

澳洲首次在全国范围内调查父母们对GP的信心水平,结果发现,只有不到一半(44%)的父母对GP能帮助到他们的孩子“完全有信心”。

在孩子年龄段为0-17岁的2100名父母中,45%的人称,他们对GP处理孩子的普通健康问题的能力“基本上有信心”。

这些显而易见的疑虑意味着,即使孩子只是小伤小痛,家长也要带着他们涌入医院的急诊部,这只会加剧病患难以享受到分诊护士看护的瓶颈问题。

甚至还有人在是否让全科医生处理小伤——如膝伤和踝关节扭伤——的问题上犹豫不决。只有56%的父母“完全有信心”让GP为不需要接受X光检查的孩子提供这类护理。

这周我的一个朋友对我说,她觉得这很不可思议。当她的儿子需要缝合伤口或包扎绷带时,她经常要依赖她的GP来做这些。

这位医生是唯一一个能从她的另一个儿子身上抽血而不让他晕倒的人——现在她儿子已经长到1米9,体重将近200斤。

但是,在这个人们热衷通过“谷歌医生”(Dr Google)自我诊断、假装圣洁的反疫苗狂热分子自诩知道得比免疫专业人士还要多的时代,我们对此真的感到惊讶吗?

没错,你付70元看诊,医生告诉你,你的儿子感染了病毒,然后几天后又付70元,重复一样的诊断,然而发现病情更严重,这种情形很令人沮丧,尤其是当你一个星期或者更多天都预约不到医生的时候。

但这难道不是我们经常听到的关于医术平庸的郊区医生的糟糕故事吗?

GP的标准已经恶化。他们花了太多的时间在护理上,失去了诊断的能力。看医生就是一种“传送带经历”,浪费了Medicare的钱。他们还是蛇油推销员。诸如此类。

不过,每天“直升机”父母们对所有的事情都要说教,控制孩子在童年时的方方面面,这也难怪受过高等训练的GP被推到了无关紧要的角落。

澳洲医学协会的副会长托尼-巴顿(Tony Bartone)也是一名执业GP,他对这份调查的结果提出了质疑。他是这么说的:“我根本不相信人们会对GP处理儿科病例的能力缺乏信心。”

然而,带头开展这项研究的加里-弗里德(Gary Freed)教授称,大多数父母在小孩受伤时都不会首先去看GP。

前AMA会长、成人和儿科神经外科教授布莱恩·奥勒(Brian Owler)告诉我说,为何父母会跳过GP直接带孩子去急诊部,这其中有很多影响因素,包括金钱、便利性和病情严重性等。

但他说,毫无疑问,当地诊所的医生觉得自己的价值被严重低估了。这是很危险的。

奥勒说,有句老话说“你只是个家庭医生”,这是一种侮辱。没有什么可以取代他们可以为个人和整个家庭提供的照顾。

 

(本文译自《每日电讯报》 Louise Roberts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