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澳洲国家统计局发表了上季度全国经济数据,由于数据中充满了迷惘、紊乱和不确定性,因此,一周以来市场上争论不断,本周笔者想根据各方意见,为大家提供一些基本分析。

第一,澳洲上季度GDP成长为 0.8%(比市场预计的0.9%少了一点),全年成长为1.8%,这算好还是坏?这要看您用什么角度来看。欧元区今年第二季度经济增长环比年率为2.3%,第一季2.0%。美国第三季度GDP增长为3.5%,第二季度1.7%,明显都比澳洲强劲。但是,我们若换另一个角度来看,前几年,美国和欧盟都历经经济0成长的衰退期,而澳洲没有,澳洲已经创下连续26年来GDP正成长的辉煌记录,因此,若从长期 “稳定成长” 的角度来看,澳洲还算是不差的。

第二,澳洲经济最主要靠全球大宗物资的荣枯来决定,尤其是矿产。但近年以来,全球大宗物资价格连续下跌,尤其是中国对煤、铝矾土、铁矿砂需求下降,更是影响澳洲,澳洲也因此曾被一度看衰,目前还能有这样的表现已属不易了。

第三,反对党仍然唱衰澳洲的原因是,全年 1.8% 的成长仍然偏低,而储银及去年联盟党在发联邦预算时不是预测2017年会有3%的成长吗?这就成为了反对党的把柄了。

政府的解释是:今年经济成长不能达到3%最主要是;因为第二季度黛比飓风(Cyclone Debbie)重创澳洲东北部,农牧渔业损失重大,但整体而言,澳洲经济仍然是正朝着3%年成长前进的。对此,财相莫理斯(Scott Morrison)强调,若无重大意外,2018年经济成长到3%的目标仍然是可以达成的。

第四,虽然政府信誓旦旦,但是经济学者们并没有乐观。学者们认为,目前经济成长 1.8% 的表现仍然是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最差的,而这季成长的原动力起源于政府增加扩大财政支出(增加率为1.2%),而民间的私人投资意愿仍然低迷(祗有0.6%),而澳洲一路唱凯歌的房地产正出现下调,开工率下降,买房者的热情也正在退烧,澳洲经济恐怕不是像政府所说的那样 — “牛气十足”。

第五,澳洲目前经济的困境仍然在于消费不足,由于人们把钱都投入房地产,因此,澳洲居民可支配的收入(Disposable Income)在过去一年祗成长了0.6%,这远远不足以刺激人们在市场上的消费。更严重的是澳洲居民的储蓄率从5.3%降到4.6%,这是8年半以来最低水平。

第六,和全世界主要国家一样,澳洲正在面临工资低度成长的时代,也就是说,我们大众的薪资不涨了,或者涨得很慢。

有一种东西叫AENA,它是用来测试全国每一个上班的人,每小时的平均工资。最近,该数据显示,澳洲平均工资,在本季度比上季度下降了 -0.3%。换句话说:澳洲的AENA是负成长的。(有关澳洲工资低成长我们下周另文讨论)

第七,感谢全球经济复苏及澳币贬值,使澳洲出口成长了2.7%,但由于最近美国连续遭受二次飓风袭击,朝鲜半岛危机未解,所以美国经济能否继续成长?不无疑虑,这从最近美元对全球货币大幅下跌可以看出端倪。所以澳洲明年是否能达到政府所预测的3%不无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