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不知道未来10到15年澳洲有40%的工作(大约500万份就业)可能实现自动化,那你肯定是生活在山洞里。

问问年轻人他们对未来就业都知道些什么,你就会发现了。这可能有助于解释为何他们中的许多人对他们继承的经济未来感到愤怒和沮丧。

这一信息被广泛知晓,因为这是《澳洲的未来劳动力?》报告中的关键发现。2015年,颇受好评的商业智库澳洲经济发展委员发布了这份报告,数据来自于它委托制作的建模。

Illustration: Simon Letch

你在社交媒体上会经常看到这些,尤其是因为它与2013年一个广为人知的类似预测相吻合——未来20年美国47%的就业将自动化。

当然,这两个数据都不是事实,仅仅是基于“建模”对遥远未来所做的一种预测。

为何当一个预言足够劲爆、足够悲观,每个人都在重复它时,却没有人想要质疑它?为何我们不探究更多细节,就接受这种骇人的说法呢?

为什么没有人问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他们是怎么知道的?因为这个预测是基于“建模”?如果它出自电脑计算,那一定就是对的吗?

还是因为澳洲的建模达到了和美国的建模相似的结果?抱歉,这实际上是适用于每个国家不同数据的同个模型。

Illustration: Andrew Dyson

所幸的是,并非每个人都那么轻易地相信天会塌下来。来自墨尔本大学的两位经济学家博兰(Jeff Borland)教授和科利(Michael Coelli)博士对悉尼大学的德兰·怀特(Hugh Durrant-Whyte)教授和澳洲国家信息与通信技术学院的其他工程师们所建立的建模进行了非常仔细的研究。

德兰·怀特的建模只是适用于经济历史学家弗雷(Carl Frey)和牛津大学牛津马丁学院工程师奥斯本(Michael Osborne)博士对美国职业所做的澳洲建模。

Frey and Osborne's modelling makes the extreme assumption that if an occupation is automated then all jobs in that ...

弗雷和奥斯本向一些同事提供了70个美国职业的描述,并要求他们判断这些职业是否会“自动化”。然后他们对样本进行分析,并根据职业被自动化的可能性对所有70个美国职业进行分类。只要一个职业被预测自动化可能性在70%以上,即被归类为面临“高风险”。

博兰和科利对这种方法提出一些明显的批评。首先,在受访者看来,70个职业中有37个面临自动化风险。如果这些主观评估被证明是错的,那么这整个调查就是错的。

When robots are introduced into new employment areas, jobs will be created for humans for example in servicing the machines.

比如,受访者判定勘测员、会计、税务代理和市场营销专家是可以自动化的职业,然而过去五年,澳洲这些领域的就业人数增长强劲。

其次,弗雷和奥斯本的模型做出了一个极端的假设,即如果一个职业被自动化,那么这个职业的所有工作都被摧毁了。例如,无人驾驶汽车的出现,被认为可以淘汰所有出租车司机、专职司机、货车司机、快递员等等。

第三,他们的模型还假设,如果在科技上可行,就可以让一份工作自动化,而不需要雇主来决定这样做是否盈利。

更广泛地说,他们并没有考虑到自动化过程中直接或间接创造的工作岗位。

 

(本文摘译自《时代报》 Ross Gittins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