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游走贵州,总不免让我想起夜郎国。

一方面是「夜郎自大」这句话影响了我们每一个中国人!另一方面则是夜郎国充满了传奇,至今乃无法考证它开始于何时?存在多久?版图范围有多大?

第一次旅游到贵州毕节赫章的可乐乡,当地彝族人说,根据最近发现的彝文文献,古夜郎的中心位于可乐。(彝文古籍称为“科罗倮姆”,意为“中央大城”。)而后来赫章可乐 “西南夷” 墓葬群的考古发现,揭开了神秘夜郎文化辉煌的一角。几乎可以确定的是四千年前,当地确实有人类文明的存在,但是否为夜郎国则无法证实。

后来,我从长沙走凤凰、下铜仁时,在途中特地走访了怀化沅陵,因为2000年5月在那里发现了一个庞大的巨型墓葬群,其年代存在于战国至汉代之间,大部分墓葬规模超过长沙马王堆汉墓,专家推断它的墓主可能就是夜郎王。唐代李白所作的《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一诗中也提到「杨花落尽子规啼,闻道龙标过五溪,我寄愁心与明月,随君直到夜郎西」。这里指的夜郎国即位于今日湖南沅陵。

接着,我从报道中看到,在遵义县高坪镇发现夜郎国皇宫,此山非常奇特,四周悬崖深水环绕,只有一条路可通往山上。山上很平,而且有相传夜郎皇帝修造的水牢,惩治犯人的滑山刑场,皇宫,被中原发兵攻打时攻破的半面围墙,(养马,养鸡鸭等家禽的大场围墙有部分还在,是篱笆墙,)绣花楼,等遗址,所有遗址的原貌除了木头建筑没了,其他都很完整。他们依此断定,夜郎国在贵州的遵义。

这次,我参访黔南福泉,当地人根据《华阳国志•南中志》记载:战国时期,楚襄王(公园298-262)派 “将军庄蹻沂沅水,出且兰,以伐夜郎王”,“且兰既克,夜郎降”,且兰就是今日福泉,因此他们认为夜郎国应在福泉。

从这些考古发现和史书记载,我们可以得到一个结论。在贵州处处都有夜郎国遗迹和传说,夜郎国绝对不是一个小国(至少它东至湖广,西及黔滇,北抵川鄂,南达东南亚各国,地广数千里,与西汉初期的版图不相上下,可谓泱泱大国。所以我们耻笑夜郎国王“夜郎自大”,有可能还真是寃枉了人家。

“夜郎自大”这句成语出自《史记•西南夷列传》。滇王与汉使者言曰:“汉孰与我大?” (意思是滇王问汉使者 「汉朝和我比较,谁大?」)及夜郎侯亦然 (到夜郎他们也这样问汉朝使者)。司马迁的评语是「以道不通故,各自以为一州主,不知汉广大。」

单就凭这么一段记载就耻笑人家 「夜郎自大」,我觉得有点过分,终究人家没拜访过汉朝,不知汉朝有多大,就问一句「拿我国做比较,汉朝有比我大吗?」这是很自然平常之事,干嘛拿此耻笑人家?司马迁的话比较公道,他说:「因为道路不通,所以滇国和夜郎都以为汉不也就像他们一样大。而不知他们祗像汉的一个州那样大而已。」

真正出现「夜郎自大」这样贬意的成语是蒲松龄在《聊斋志异•绛妃》上说:「驾炮车之狂云,遂以夜郎自大。」所以始做俑者其实是蒲松龄,但蒲松龄已经是清朝的人了。

要了解真正的夜郎国,我们不妨从贵州的地形说起,贵州位于云贵高原,地处群岭之中,全局均为高山,加以喀喀斯特地貌,雨水浸袭大地,高原上已没有平「原」了,大山分隔全境(所以说「地无三里平」)因此,它本身就不具备成为一个统一强国的条件,有人甚至说,夜郎其实本意为 “耶朗”,意思是它是由一些小部落酋长们聚集在一起,透过祭祀,彼此组成一个联盟,互不攻伐。这种说法,理论是成立的,因为在贵州那个地方的崇山峻岭之间,各部落的土地本来就不够大,要翻山越岭去攻打另一个部落,在补给上就有其困难度,倒不如大家说好,您管山那头,我管山这边,大家不越界。因为大家都叫夜郎,所以,才会有在湘西叫夜郎,贵州,云南,广西都有夜郎国的情况发生。

但根据彝族的传说可知,夜郎兴起于夏朝时期,历经武米夜郎、洛举夜郎、撒骂夜郎、金竹夜郎4个朝代,于后汉时在王朝终结,历时大概有两千余年。武米历史时期又分为夜郎、采默、多同、兴和苏阿纳4个历史阶段。夜郎时期,夜郎国只是一个较强大的奴隶制君长国。从国王采默即位开始,以夜郎为首,四周的小国建立起了联盟,并与周朝建立了联系。采默夜郎统治的联盟有5个成员国;多同夜郎统治的联盟有6个成员国;兴夜郎统治的联盟有10个成员国,其中有7个归其直接统治;苏阿纳夜郎统治的联盟有9个成员国;

根据史书记载,夜郎国是在汉成帝年间被汉朝灭亡的。可是,换另一个角度来看,夜郎被消灭并不证明中原自此开始有效统治贵州,因为贵州真正立县是在明成祖永乐11年(公元1413年),这中间将近1400年时间内,基本上贵州是中原皇朝管不到,没有人愿意来的蛮荒之地,(王阳明先生在其「瘗旅文」中说:「而又瘴疬侵其外,忧郁攻其中,其能以无死乎?」意思是在这个鬼地方,外在受瘴疬侵袭,内心受忧郁煎熬,能不死才怪呢!)所以当地都是一个个的小土司统领一小片地方,彼此少有往来,更很少与外界接触。

但是在夜郎统治贵州期间,可不是这样的。根据《史记•西南夷列传》的记载,“元狩元年,博望侯张骞使大夏来,言居大夏时,见蜀布、邛竹杖,使问所从来?曰:从东南身毒国(今印度),可数千里,得蜀贾人市。” 可见远在汉朝之前夜郎国已经是南丝绸之路上的一个贸易大国,但在兴盛二千年后,又突然消失,这个国家怎么啦?这才是我们有兴趣的问题。近代随着中国考古工作的兴起,不断有古物被挖掘出来,相信也许有一天人们会有机会揭开这个文明古国的面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