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经济学家达司(Satyajit Das)上周在AFR写了一篇文章《澳洲国运昌隆已近终结》(Australia’s luck is running out),它的立论博征广益,很值得我们深思,笔者在此把它节录出来,并做简单分析,供读者们参考。

达司认为:

第一,澳洲经济在创造连续26年的繁荣后,人们已把这个国家的经济模式误解为:“这就是澳洲的正常模式。” 大家忘了,26年来,其实澳洲经济是建立在房地产和矿业(houses and holes)的双H基础之上,而这两样东西都不是持续永恒发展的东西,随时都会变的。

房地产的繁荣,基本上靠的是澳洲移民人口的增加(澳洲移民增长率是全球已开发国家中最高者之一),和储银宽松的货币政策,再加上低利率的刺激。而这三样东西都有可能起变化的!

矿产外销(最主要是铁矿砂,天然气和煤炭)依靠的是中国和印度等国家的繁荣,万一这两个国家经济下滑,我们的出口亦将面临冲击,更何况,地利终有挖空的一天。

现在,最令人担忧的是,曾经是澳洲 GDP比重相当大部分的工业生产行业大幅萎缩,三菱汽车、福特和刚刚宣布退出澳洲生产的丰田和豪顿汽车,使澳洲一下子丧失了十几万个工作机会(若把这些汽车公司外包工厂也包括进去,实际人数恐怕还要再加两倍)。

同样令人担忧的是,澳洲生活费用提高,生产成本没有竞争性,生产效率低落,各主要城市的基本公共设施老旧,已不敷大批移民人口涌入的需求,因此造成交通拥挤,运输成本居高不下。根据2017年全球竞争力报告,澳洲已退居全球第21名,世界银行全球经商容易度也退居排名第15。

虽然澳洲近年来在观光和服务业(主要是教育和医疗)有了长足的发展,但它远远不能弥补出口中国矿产减少的损失。

第二,除了整体经济发展失衡外,澳洲令人最担心的是负债不断增加,它已成为澳洲未来的一颗不定时炸弹。

澳洲目前非金融性负债(non-financial debt)占GDP的250%,和2010年相比,七年间增加了50%。

家庭负债总数占GDP的120%,是全球比率最高的,也就是说,我们每个家庭都在大量举债以买房或炒房,更可怕的是,很多家庭浑然不知。根据调查,在银行房贷的促销的迷惑下,有三分之一的借款人不知道他们现在每月按揭只是还利息,哪天银行翻脸要他们连本金都一齐还时,这些人可能只有宣告破产一途。

虽然澳洲的贷款利率是40年来最低,但是,整体澳洲家庭的总平均收入有12%是用来还银行利息的,这是‪1989-1990澳洲基本利率高达17.5%时的两倍。

第三,澳洲另一个危机则是政府的负债,澳洲从霍华德时代的政府有盈余到现在亏空达GDP的20%,比起超过100%的日本、美国还算好太多了,但是若把州政府的欠债也算进去的话那就是30%了,更可怕的是,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政府向存款人提供了 100% 的担保,当时政府说:若银行倒了,政府会出面 100% 的负责。我们祈求老天,下一个金融危机来时,澳洲四大银行千万不能倒,万一有一家倒了,澳洲政府的失业金、老人金、Medicare 就发不出来了。

第四,由于全球他国的低利率(日本、美国、欧盟都近乎零利率),使得我们各大银行大量向国外借钱,来补本地银行存、放款之间的差异的不足,国外借款占我们GDP 的 50%。万一澳洲经济走下坡了,澳币大跌,那我们拿什么来还人家钱?

总结一句话,澳洲正走在剃刀边缘,任何国际间的危机、衰退、战争……都可能使澳洲目前繁荣瞬间情势大变,我们能不担忧澳洲好运恐怕已经走到尽头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