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文章的人最喜欢看读者们给他的回帖,好的、坏的,都没有关系,因为它本身就是一种思辩过程,很多读者们提出不同意见,作者也可以从中学习、进化。但我必须声明,骂脏话可就不是思辩了,它祗是一种情绪反应,和“思考”无关。有些时候骂的人多,大家慷慨激昂,那就表示有理?不见得,我举一个例子来说明。

2005年8月29日美国佛罗里达州遭受飓风卡崔纳袭击,灾情惨重,很多地方房子泡水,屋顶被掀,门窗破损,停水停电,全美发起救援热潮。可是就在当地,却有人乘机发「风灾财」,电工一小时要价200元,锯一棵压在屋顶的大树 3000元,小型发电机店里本来卖250元,哄价到1000元。结果舆论哗然,全国像炸了锅的谴责,佛州本来就有“反哄抬价法”,政府当然不容许这种事情延续,检查官出动,逮捕了数个犯罪商人,并且开锄,祭出重罚。

这时,利伯维尔场学派经济学家,索维尔(Thomas Sowell)站出来讲话了,他说,处罚商人是没有意义的,因为这样反而会让所有工人们 “袖手旁观”,这么多的活可以干,你们急我不急,最后拖延救灾时间。让商人们,工人们提价,会让全国货品、工人蜂拥而至,加速复建,也很快可以把价格压下来。大家听了觉得有道理。

这件事也告诉我们,有时候单靠道德谩骂是站不住脚的,还不如透过思辩,才能真正解决问题。

我再举一个例子。

最近,中国正在热烈讨论老师的补习问题,很多不良的老师在课堂上不好好教课,要求学生在下课后参加补习,把 “好料” 放到补习时再向学生传授,这种事情涉及到老师们的道德问题,因此引起了家长们的热烈谴责,可是,有一位老师站出来说话了,他说:如果所有学校都不补习,今天就不会有补习问题的产生,但是有些学校补习,有些学校不补习,必然造成学生考试成绩的差异,家长们有谁愿意接受子女在这环节上输给他校? 补习真正原因是家长们逼出来的,不是老师。这位老师又说了:还有,官员、商人都可以想办法拼命赚钱,为什么老师就要接受低薪? 难道老师就不爱钱?最后,补习这个问题的责任应该谁来负?老师?家长?学校?还是政府?大家讲不清,祗是,明顕的,要用传统道德要求老师已经不管用了。

今日,在我们社会上,不论东方、西方,不管哪一个国家都会面临类似的争议问题。穷人说,富人㩴取社会大众财富,应该课以重税来达到社会公平,富人则说:我一天24小时之中 18 小时都在干活,您们在海边晒太阳,过着悠闲的日子,凭什么我要赚钱给您花?还有,现在全球都在讨论同性婚姻合法化问题,反对者说:同性结婚将使人类灭种。同性恋者说:我们二人相爱,要不要传宗接代?关你们什么事?那些祗想结婚,不想生小孩的异性婚姻是否也违法?还有安乐死的问题,反对者说:生命是上帝赐给的,谁也不可剥夺。赞成者说:这是我的生命,我不想这样受苦的活下去,你们谁有权利决定我的生死?

对于这些问题,今日,在中国没有思辩,不许讨论,甚至好像问题根本不存在似的,社会上,大家生活在一片 “和谐” 之中,但真的没有问题吗?中国没有同性恋者?没有生病受苦想要安乐死的人吗?

其实,问题远远不止这些,中国社会的贫富差距问题自古以来大家都知道它是存在的,但从未有过有人愿意去面对问题,也没有人去「思辩」解决的办法,所以一直存在我们的社会中,现在甚至渗透到我们深层的文化中。我们从小父母就告诉子女,要好好用功读书,将来考取大学,做一个有用的人。它的逻辑结果是;不好好用功读书的人将来就会是没用之人?中国人相信「一分努力,一分收获,祗要您好好耕耘,老天自然会给您回报的,」这个逻辑推理的结论是,那些贫穷的人都是不努力的结果?所以我们社会中充满着一种怪思维:在大太阳底下辛苦工作的建筑工人就是年纪轻时,不好好读书的结果。所以中国人歧视农民工,中国人瞧不起穷人,中国人很少人愿意去做慈善。这就是说这个社会从没有思辩!

中国人本来不是没有思辩文明的,先秦时代百家争鸣、儒家、道家、墨家、法家、纵横家…代表的就是对治理国家不同理念的思辩,当时这种风气绝不输给西方的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但是在秦代一统天下后,不许人民有不同意见,汉代在帝王的支持下,董仲舒的罢黜百家,独尊孔子,这也等于扼杀了思辩的自由。其结果是整个中华文化的单一化,我们没有人研究生物、天文、物理…..,大家都去考科考了。

春秋战国后,中国下一个思辩已经是二千年后的五•四运动了,学运带来共产党的兴起,它给了人民有一个对社会反思的机会,祗是后来变质了。

最近,我在台湾参加了一个公听会,正反双方为「中学文言文是否应减少」而辩论,支持文言文者说,文章若要优美,一定要有文言文的基础,反方说,现在都已是 Facebook 和Line(WeChat)的时代了,谁还讲究文章美不美?难道将来 AI 的时代,您还跟机器人说文言文不成? 另一个辩论是:小学要不要教英文? 中国小学三年级开始学习英文,而台湾则是中学才开始,而且中国用罗马音节拼音,比台湾更早接受英文教育,(香港、新加坡更早)所以他们英文都超越台湾。这不是一个値得思辩的问题吗?

台湾新法律规定,社会上,满5000人联署就可以提议案讨论(在网络时代其实找 5000 人联署是非常容易之事),因此,有提案;酒驾杀人致死,强奸儿童,…应该学习新加坡受到鞭刑,讨论结果竟然得到绝大多数人的支持,这也许就是另一个思辩时代的结果吧!

台湾和中国现在正在走向两个完全不同的道路,中国是「精英治国,顶层设计」,一切由国家帮你想得好好的,人民不必费心。而台湾则是交由公民讨论,(有时让人觉得无聊、浪费时问)这二种制度,谁好?谁坏?这就交由未来的历史来判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