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我从厦门坐小三通回台北,在五通码头遇到了一位台商乡亲,大家聊起来,我问他做什么生意的?他说:“古董”,我听了大吃一惊,问了一句:“大陆古董不都是假货吗?” 他哈哈大笑说:“习惯了就好了!共产党解放大陆,建立新中国,什么都改了,文字也简化了,就是欺、拐、假、偷、骗,这五个字都没有变” 他说完后,这次轮到我笑了。

两岸诈骗集团到底谁是祖师爷?这个问题已说不清了,大陆第一骗乡是福建的安溪,“十个安溪人九个骗子” 这句话害死了不少善良的安溪人,让安溪人到处抬不起头来。

我的祖籍地是福建安溪尚卿乡造坑村,和闻名的诈骗村长坑是邻村,我回造坑探亲,路过长坑看到一幢幢的豪华别墅,老乡亲们说那些都是骗来的,他们还说:长坑的 ATM 机是中国密度最高的地方,这是否也说明银行提供了方便给诈骗集团?

台湾也有很多安溪人,两地相通,是不是DNA 也相同,这还有待专家去考证。

中国大陆早年诈骗术也许师出台湾,但是现在,若拿它再和台湾相比,肯定是青出于蓝。因为台湾有的他们都有了,台湾没有的他们也有。举例而言,大陆的吸金,圈钱是台湾望尘莫及的。

根据上周 《澳洲日报》 《墨尔本日报》报导,中国一位 90后 女子张雪娇(26岁,江苏常州)被指在中国诈骗了 400 亿后,已潜逃去马来西亚投靠丈夫,其丈夫是该金融诈骗组织(或本地一般称金钱游戏)IGOFX 的大股东,她本身则成立一家公司「一盛金融」,作为中国 IGOFX 的总代理。IGOFX打着「躺着赚美金」的口号,加上每星期的派息举动及「人拉人,获奖励」的金字塔系统,迅速吸引各地的无知民众投资,短短半年内即招收多达超过40万名会员。其实这已经不是第一案例,2016年黑科技“空中1号”最后被发现是网络金融 P2P 的理财诈骗,诈骗金额200亿,2016年3月徐州市公安破获一起 “网络黄金积分传销案”涉及资金109亿元,2015年12月16日北京人民检察院发布公告 “e租金系列案” 涉案金额高达580余亿元⋯⋯。类似这种䅁件近年在中国已发生了数百起了,见怪不怪。中国目前理财公司处处都是,什么集资、招股、以小博大……十个里面九个是有问题的。

可是这些诈骗手段大家都已很清楚了,那为什么还是有那么多人前仆后继呢?说穿了祗有一句话,贪财之人永远死不完。

其实今天发生在中国大陆,除了违法的骗,还有层次高些,骗得你说不出口的骗,古董、字画、古家具……就属于这类,他们专门骗那些大字认识不了一担,还装文人、雅士的暴发户,这些人不懂还装 B,但祗要他们有钱,被骗也是活该!

「scam china」的圖片搜尋結果

倒是与大众有关的是 “药骗” 才可怕,尤其是中药,中国确实是有很多很好的中药,冬虫夏草、人参、……但说真的好的药都做 “特贡”(特别给中央领导人上贡的)去了,哪轮到我们一般百姓?前阵子,中央电视台每天都在做一种冬虫夏草的广告,它说:“冬虫夏草你还在煎、熬的吃?那已经落伍了,我们磨成粉,让您含着吃”,最后证明是假药,这也让中央电视台很没面子。其实不止这个,中国大陆现在假中药广告已到了泛滥程度,有些甚至还做成节目,公然向大众推销。最近《人民日报》有一篇报导,说中国所有的保健品都是没有效果的。不知道大家看的感想如何?

中央电视台现在冬虫夏草磨粉吃的广告已经不见了,改做 “小罐茶” 的广告,他们说这是收集云南普洱、安徽毛尖,福建大红袍……八大茗茶,挑选精制上等好茶的,这下子好了,因为茶祗有好坏与价格配不配,没有骗不骗的问题,但是,我看小罐茶在中央电视台几百万、几百万的广告费投下去,喝到我嘴巴里的茶,它的价値,大概也含广告费吧?

有西方学者对为什么中国人特别容易受骗上当做了研究,得出几项结论是:

一,中国人贪,社会封闭,相信有不劳而获之事。

二,中国人贪生怕死,相信有长生不老的药,这从秦始皇开始就是如此。

三,中国人相信偏方,不相信临床医学。

四,中国正常投资管道缺乏,股票市场没有规范,没有秩序。

五,社会不公,贫富不均,很多人认为:你取之无道,我骗之有理。

诈骗之事层出不穷,使人民对社会丧失信心,(老人跌倒无人关心就是明证)也让他国人瞧不起中国人,这对中国人损伤很大。如果这样下去,那自我满足的强国梦意义又在那里?所以中国政府应重视这一个问题,把它当成比穏更重要的事来办,终究它正在吞噬着我们这个民族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