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 本来是一个网络俚语,它用来指极端的人或事。例如骂一个可恶的女人 bitch(母狗)还不够,骂她 Uber bitch(超级母狗)就表示这女人可恶之至,不加 Uber 这个字不足以显示骂者对这个女人的心头之恨。

后来有一家共享汽车公司用它来作为公司名,Uber Technologies Inc. 创办人特拉维斯•卡拉尼克(Travis Kalanick)和 加瑞特•坎普(Garrett Camp)也因此成为享誉国际的科技巨富。

Sydney.9f4c6.jpg" alt="" width="660" height="371" srcset="http://s3-ap-southeast-2.amazonaws.com/s3-1688-wp-media/wp-content/uploads/2017/12/20152F042F072F0c2FuberSydney.9f4c6.jpg 950w, http://s3-ap-southeast-2.amazonaws.com/s3-1688-wp-media/wp-content/uploads/2017/12/20152F042F072F0c2FuberSydney.9f4c6-768x432.jpg 768w, http://s3-ap-southeast-2.amazonaws.com/s3-1688-wp-media/wp-content/uploads/2017/12/20152F042F072F0c2FuberSydney.9f4c6-640x360.jpg 640w" sizes="(max-width: 660px) 100vw, 660px" />

今日的Uber的意思,已更进一歩,它不仅表示极端,或网络叫车巨富的传奇,而还更进一步,被用来形容没有固定工作者,也就是那种祗能被 “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的兼职人,意思是这些人像 Uber 车一样,人家需要你,你就上工,不需要你就在家等着。

根据国际劳动力顾问公司 Kelly Service 的统计,全球目前有 33% 的就业者放弃传统的朝九晚五的工作模式,转为自由工作者(Uber),这其中尤以亚太地区最为严重,36% 为自由、弹性工作者,换句话说,有三分之一以上者已无固定工作,而要靠打零工过活。而且这个趋势还在不断增加,由于人工智能机器人 AI 运用的推广,很多人必须和 AI “共享” 工作,有时候甚至你做白天,它做晩班,有时候,你上班祗是去交待 AI 怎么工作,今天做什么,然后你就“下班”了,这种趋势预计在未来十年之内,人类 Uber 的工作比例将会达到一半,甚至有一天,人类根本就不再有“全职”工作,主要生产和服务工作都由AI支撑着。

人类 UBER 是一个 “好现象”?还是“坏现象”?这很难有定论,从好的方面来说:人类闲暇的时间会愈来愈多,工作也变少了。长期以来,我们每一个人不都在抱怨工作时间太长吗?没有时间休息,没有时间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吗?现在这样的新工作形式发展岂不正如你意?而事实上也恐怕并非如此,第一,工作时间少了,代表你的收入也将相对减少,因为每一个人工作时间少了,表示老板不再需要这么多人了,但整个社会的总劳动力并没有减少,也就是说,“僧多粥少”了,那你的工资还会增加吗?就算政府强制性的手段提高每个人的钟点工资,可是再怎么说,您的总收入也不可能比原来的多,或者相去甚远。第二,既然是Uber,就表示,老板可以随时叫你来,也可能好几天都不叫你,那你岂不变成 “被动的” 等别人来叫?这样,等待工作的时间也可能比真正工作的时间长,你的日子会好过?当然你也许可以说:这是对等的呀!你要找我,也得我老子同意,我有时间呀!可是一般老板可不这么想,我叫你一次,叫你二次,叫你三次你都没有时间,那我可得就要好好考虑一下:“你到底还想不想上班了”,在劳方和资方竞赛中,劳方本来一向都是弱势的一方,将来在 AI 介入下,这种情况恐怕祗会愈来愈恶化,而不是愈来愈好的。

唯一令人感到安慰的是工作时数少了,有愈来愈多的人同时选择二份,甚至三份以上完全不同性质的工作。我有一位朋友,本来是计算机维修员,后来使用计算机者愈来愈少,他的活也相对受到影响,后来他觉得本来经常帮朋友做庆典、活动的音响活可以把它转换成一个“正式工作”,而二者不可能都不是全职活,可是相对的,收入反而增加。

老黄常说,现代人要坚信中国的一句古话 “技多不压身”,哪怕是表演魔术、特技、弹琴、舞蹈…哪天都可能变成你维生的第二专长。所以奉劝现代中国父母别再老存着 “万事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的传统思想了。社会在变,人的思想也必须变,否则你将会为这个社会所淘汰。以前中国在农业社会的时代,吃上一餐饭是不容易的事,所以人们一见面喜欢问:“今天吃了没”,现在吃饭不是问题,反而找工作是问题,哪天人们相见也许真要问一句:“今天您 Uber 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