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十年,中国的崛起一直带动着世界经济发动机的角色。尤其是2008年全球金融风暴时,中国投下的4万亿,让澳洲免除了一次经济崩盘的危机,延续至今22年的繁荣。但是,现在看来,这个好光景恐怕就要结束了,第一,中国经济似乎己不可能再这样风风火火的延续下去。第二,澳洲经济若再不大刀阔斧的改革,恐怕将陷入“气数已尽”的压力。

先从中国谈起。从邓小平在1978年召开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上提出的一条「对内改革、对外开放」开始至少已将届40年,这期间,虽然遇到1989年天安门事件外资撤离,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2002年广东顺德爆发的 SARS 事件,2008年全球金融风暴的冲击,但是,中国还是在挫折中稳定发展,顺利的度过波波危机。中国四十年的长时间发展,打破了世界经济学家「经济十年小循环,二十年大循环」的定义,为人类历史写下新篇。

但是,从历史的大长河角度来看:历史上没有不灭的帝国,也不可能有永不衰退的经济,中国自然不可能逃脱这个魔咒,而且,根据球蹦得愈高,跌下来的距离也将愈大的自然定律,中国也将面对漫长的调整期。尤其最近,这种迹象已慢慢显露出来。

第一,中国的开发中国家人口红利已经开始用尽,中国今日工资水平已经接近韩国和台湾,可是生产力还不到韩国、台湾的一半,台湾的人均所得 $24,000(美)元是中国 $9,000 美元的三倍。中国的「肥胖」己无法避免,世界最大经济体的 「中国梦」,其实祗是用13亿人口堆积起来的数学总和,并不存在真正繁荣的意义。而且接下来的挑战将陆续出现。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所主任郑永年说:习近平最怕遇到的二个陷阱:一是“中国中产阶级收入陷阱”,另一个是 “修斯底德陷阱”,这二个陷阱都将会在未来几年之内慢慢浮现。

什么是中产阶级收入陷阱?指的是一个国家,由于某种优势,取得快速发展,但达到一定收入水平(约为人均所得 $10,000 至$12,000 美元)后,会出现停留在这个水平而不前进的现象,如今日已入陷阱的俄罗斯、希腊、乌克兰、菲律宾、伊朗、南非、巴西、委内瑞拉。另外,印度、越南、泰国、马来西亚、土耳其、墨西哥、哥伦比亚也在往这条路上走,世界上人口超过2000万,而摆脱此一陷阱的国家极少,波兰、韩国、台湾,是少数例外。中国人均所得有望在2017年超过 $ 9,000美元,是否会走入陷阱,则是大家关注的焦点。

同样是中国人,为什么台湾行,而中国不行?最主要是中国内陆地区拖跨了全国,若中国祗有沿海地区是真的可能和日本、韩国、台湾一争长短。

中国可能会陷入中产阶级收入困境的另一个原因是—房价。因为在中国,一旦你走入中产阶级就要买房了(有房?无房?这在中国可是很大的分水岭)而在中国这可是真正一个大陷阱。七0后、八0后、接着九0后,几乎所有中产阶级都把钱投入在房地产,大家变得没有余钱可以消费了,(双十一零售爆量可是光棍屌丝的行为)这是中国消费经济起不来的最主要原因,另一个则是很多中国年青人还要奉养父母,为父母医疗、生病筹钱,这样,可供花费的钱就更少了。

国内消费低,国家经济发展祗得靠外销出口,中国出口占 GDP 总额几乎一半,近几年,这个比例虽有所减少,但和美国出口仅占 GDP 的 12% 相比,差距实在还是很大,也就是说,若中国出口出现问题,那中国经济必将大受影响。

而偏偏在这时候,全球抵制中国货的浪潮正在方兴未艾,尤其是美国,就在上周,美国否决了中国是市场经济国家地位,这是继欧盟、日本后,第三个(也是世界最大)经济体否决中国是市场经济国地位,当然中国可以上诉至 WTO 仲裁要求翻身,可是,美国已经放话,若 WTO 判决中国胜诉,那意味着 WTO 大灾难的开始,美国打算不惜退出WTO的威胁意图非常浓厚。这就是所谓的修斯底德陷阱。

修斯底德陷阱指的是当一个新大国崛起,必然要挑战现存大国,而现存大国必然会响应这种威胁,这样,一场战争就变得不可避免了,而美中关系目前正恰当的反应这种状况。别看枱面上川普和习近平看似关系还不错,但站在美国的利益来看,“中国偷走美国人的工作”、“中国控制外汇”,”中国实施不公平贸易”、“中国侵占美国的知识财产权” … 这些双方矛盾至今尚未看出有任何化解的方法,如果双方真的谈不拢,那才是澳洲灾难的开始。

中国的崛起给了澳洲机遇,在中国经济飞跃的热气,澳洲则是「肥猪也跟着飞」,但是,这也养成了澳洲的贪懒,澳洲企业放弃了本身传统工业的发展而通通跑去挖矿了,而当未来中国经济若走下坡,观光客、留学生不来了,也没有人来投资房地产,那澳洲经济大概也将跟着走入衰退期。可惜我们那些政客们至今仍不思突破,每天在争论彼此有多少人拥有双重国籍?澳洲今日公共设施落后,又不肯投资,民间投资意愿低没人管,税制不合理,各大企业叫了半天没人响应,我们 R&D 发明出来的东西必须拿到国外去生产,…这些长久问题得不到解决。看来澳洲是需要有一位有魄力、有眼光、有担当的领导人否则已无法扭转颓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