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知道,杀死江歌的是陈世峰。但凶手身陷囹圄,满足不了我们内心中对于“人性”的追求,于是,我们纷纷不可自制地操起了手中的“斧头”,砍向了刘鑫——她道义有失,她是最好的宣泄。

 

1

 

江歌被害的事件,想必很多人这两天都有所耳闻。

 

2016年,中国留学生江歌在日本被杀害在公寓门口,凶手是她室友刘鑫的前男友陈世峰。

 

刘鑫和江歌一同在日留学,也是很好的闺蜜。刘鑫此前与前男友分手后,搬来与江歌同住,但陈世峰却尾随至公寓。江歌为了保护刘鑫,单独与陈世峰在门外交涉,却不幸被残忍杀害。

 

事发后,凶手被日本警方抓捕,但刘鑫迟迟没有面对媒体以及江歌的母亲,甚至在网上,双方发生隔空冲突。无奈之下,江歌母亲在网上公开刘鑫的全部个人信息,引发了网民的大规模人肉。

 

近两日,新京报“局面”视频,重新将这桩“旧闻”带回了公共舆论中,在视频中,刘鑫最终答应与江歌母亲见面,无论是江歌母亲对刘鑫的诘问与指责,还是刘鑫的痛哭与辩解,都让人看了不禁落泪。

 

2

 

江歌因刘鑫而死,但刘鑫却一度“拉黑”江歌的母亲,这让网友们很难接受。

 

微信公号“东七门”指出:“案发时,为什么刘鑫明知其男友会伤害江歌甚至听见呼救声,还能闭门不出?案发后,为什么刘鑫迟迟不站出来指证凶手、为江歌伸冤,还是只想着撇清关系、澄清自己,任江歌遭外界议论指摘?每多想一步,就为人性的卑劣苟且感到寒心。”

 

文章甚至反问:“刘鑫,江歌带血的馄饨,好不好吃?”

 

还有人对刘鑫回国后将“往事”抛诸脑后表示不满。比如微信公号“她刊”写道:“你以为她(刘鑫)的逃避是因为自责是因为无颜面对救命恩人的母亲吗?2016年的春节,距离事发100天左右的时候,刘鑫做了新的头发,换了美美的微信头像,在朋友圈发了笑容满面的自拍,她一家人正在开开心心地过春节。”

 

因此,即便刘鑫最后选择接受采访,与江歌母亲见面,并恳求原谅的时候,舆论依旧不认可。

 

就像知乎网友“田里种花”所说:“结合刘鑫之前的所作所为,我觉得江歌遇害后294日刘鑫的出现,是迫于舆论压力所做的一次秀。”

 

还有网友觉得,刘鑫的出现是因为丢了工作出不了门,想要以道歉来交换自由,以哭泣来博取同情,这不是忏悔。“忏悔是明天醒来,再也没有骚扰短信,再也没有谩骂和指责,你仍然会时不时想起江歌,想起她最喜欢的风衣和她侃侃而谈的理想,想到她再也无法实现这一切,于是你打从心底难过,并为此感到抱歉和惋惜。”

 

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韩骁也指责说:“虽然刘鑫不需要承担刑事责任,但是逃避责任的行为给江歌妈妈以及其他亲人带来的伤害是无法弥补的。江歌的遇害虽然不能归责于刘鑫,但毕竟和她有联系,在案发后不但不主动报警,反而想尽办法撇清关系的行为,至少在道义上应该被谴责。”
江歌遇害案:刘鑫,江歌带血的馄饨,好不好吃?

3

 

网上对刘鑫的骂声,在此就不逐一例举了。在“咪蒙”等微信号上随便一搜,人渣、混蛋等字眼比比皆是。但在“局面”采访中,王志安却有着不一样的看法。

 

王志安在个人微信公众号中,例举了几个细节:“在刘鑫父母反对见面时,是她率先表示同意江妈的条件,同意见面;第二天,她还如约面对镜头接受了我的采访。或许,刘鑫在镜头中的解释,也包括她和江妈的见面,没有达到公众的期待。但至少我们应该看到刘鑫希望承担的意愿。一个良善的社会,应该给一个愿意承担的年轻人机会。至少在她愿意和江妈见面那一刻,我认为刘鑫是真诚的。”

 

在江歌遇害之前,我们批评刘鑫躲在屋内的懦弱又自私,回过头来问问,我们又有多少人敢于直面一个杀红眼的凶手呢?

 

知乎网友“青雀”说,不能用应激状况下的反应,去客观全面地评价一个人。“趋利避害是动物的天性,在碰到危险时,刘鑫丢弃了作为人的伦理道德,这些应该被谴责,但是也能理解。无论我们在网上说得多么义愤填膺,谁也不敢保证,当我们碰到那个情境的时候,我们会是门前的江歌还是门后的刘鑫?”

 

即便刘鑫“买了新包包染了新头发”,我们在苛责她忘恩负义的同时,可是否想过,她难道没有遗忘的权利吗?

 

微信公号“沸腾”的观点提供了另一种视角,同样值得反思:“江歌这份拿命送来的情义,重如千金,在刘鑫的心底,或许她本身就无法面对,只能选择逃避。我们有没有很多时候,不知道该怎样面对现实,就像个胆小的鸵鸟一样,一头埋进沙子,却将屁股留在了太阳底下,被人嘲笑。”

 

当一份恩情如山似海时,又何尝不是一种负担呢?

 

另外,在这场舆论檄文中,江歌的母亲也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王志安说,江妈失去女儿后,一直生活在这个事件里。“为了弄清女儿死亡的所有细节,她一次次希望和刘鑫见面,刘鑫越是避而不见,江歌的妈妈越是坚持要见面,甚至用公布刘鑫一家私人信息的方式,逼刘鑫出来。她在接受我采访时说,请不要让我走出来,这太残酷了。我理解她,一旦走出来,就意味着自己彻底失去了女儿。”

 

“凤凰评论”也认为:“江歌妈妈婚姻不幸,要强独立,与女儿相依为命,女儿就是天,如今,天塌了。悲痛、拒绝现实、然后变为愤怒。陈世峰身陷囹圄,她无法手撕仇人,愤怒移情到刘鑫身上,转移为对刘鑫的怨恨。她选择了不原谅与斗争。她要收集签名送杀害女儿的凶手上死刑台;她一定要逼刘鑫出来,逼她承认欠下天大的恩情。”

 

面对命运的捉弄时,一名母亲做出稍有出格的举动,也许我们无法苛责。

当“江歌遇害案”变成“江歌刘鑫案”

4

 

刘鑫的愧疚、江妈的悲痛,作为外人,我们无法感同身受。虽然为刘鑫的逃避而愤怒,是人之常情,但这种愤怒,应该成为“武器”去惩罚她的错误吗?

 

《新京报》在《江歌被害刘鑫无罪,人们为什么没有耐心听刘鑫的自辩》一文中提到,刘鑫拒绝接触江歌母亲,也没有参与江歌葬礼的原因,是日本警方要求她不要见任何人,包括她即便身在江歌葬礼现场马路对面,也没有被获准参加,并非是她“没良心”。

 

之所以这一关键信息很少有人关注,文章认为是:“在我们从小的教育里,缺少区分‘事实’与‘观点’的基本训练,因此情感压过了理性。这是造成网络时代盛产谣言与偏激观点,甚至产生‘网络暴力’的重要原因。各种混淆了‘事实’与‘观点’的网络描写,进一步掩蔽了客观真相。”

 

“当我们加入声讨刘鑫的队伍时,我们必须警惕、必须问自己的是:是的,刘鑫可能确实犯错了,但我们有权利用舆论的力量去惩罚她吗?她应该遭受何种程度的惩罚你才满意?”微信公号“看理想”感到尤为不安的是,有一些很有影响力的公众号,带头举起了“制裁人性”的大旗,对刘鑫进行道德审判,在自媒体的讨论中,大家不是把焦点放在杀人凶手上,而是将矛头对准了江歌的朋友刘鑫。

 

没错,我们在忙着攻击刘鑫的同时,也许真的忘记了,杀害江歌的是另一个男人。

 

王志安说得好——本案的肇始是因为陈世峰杀害了江歌,他是一切悲剧的起点。我们不希望陈世峰成为配角,而两个受害者在不断互相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