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任惩教主任的联合医院男护士涉在兰桂坊将醉娃带到时钟酒店强奸。女事主昨接受辩方盘问,称饮酒只为解压,不认同兰桂坊有勾搭或一夜情文化,「唔一定个个女人落亲去都要俾人搞」。她否认与案中带她离开酒吧的陌生男有交流。辩方指酒吧闭路电视片段拍到她跳舞时用背脊磨擦一名男子,事主实时澄清「呢个系外国人」,自言「摇摇摆摆,点都会擦到」。

控方指被告蔡仲强(29岁)就是带女事主X离开酒吧后到时钟酒店的陌生男子。现年29岁的X为土生土长港人,中学毕业后开始工作。她自言18岁起已到中环饮酒,案发前平均每周与朋友到兰桂坊饮酒一次。她自认好酒量,很少饮醉。
辩方指兰桂坊有勾搭甚至一夜情的文化,X不认同,「唔一定要识人,可以自己饮酒relax」,女性不一定要一夜情才解压,「文化系做出嚟嘅啫」。

事主被指舞池用背磨男客

辩方指X于离场前半小时仍在舞池跳舞,甚至与一名男子拖手。X强调:「我自己自跳啰!」又谓只是刚巧大家一齐挥手,并非拖手。辩方又指酒吧闭路电视片段拍到她跳舞时用背脊磨擦一名男子,事主澄清「呢个系外国人」,自言「摇摇摆摆,点都会擦到」。
X指陌生男出现时,二人只是各有各讲,并非倾谈,为时大约7分钟,她看不清对方眼耳口鼻。辩方指X声称酒醉,却能向警员形容陌生男的国籍、身高、身材、年纪、发型,甚至连恤衫折袖也记得,质疑她根本看得很清楚;而且她曾向警员声称近清晨6时遇到陌生男,闭路电视拍下二人于6时35分离开酒吧,可见二人至少互动30分钟。X不同意。
X指陌生男「喺我耳边讲嘢,系佢想同我互动」,但X只觉受滋扰,强调「冇畀任何signal佢,我只系自言自语,话我要回家」。当陌生男表示送她回家时,她已不断推开表示拒绝,但无力呼救或者说不。辩方指既然她并非自愿跟陌生男离去,为何不索性坐下,X反指「醉成咁,点坐呀」,又自言「唔会周街坐,因为意识到好危险,随时俾人偷嘢或者唔知俾人点样,俾人抱走」。被告否认强奸罪,聆讯下周一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