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瓷儿,吃了么您那(nei)?”

——“没呐”

——“嘿,巧了么这不是?我也没呐”

——“走走走,一块儿去瓷器搓一顿啊”

 

——“这可是个儿悉尼开的京味儿饭馆。里面啊,全是咱老北京儿爱吃的!”

——“那可真了不得啊!我见天儿都惦记着这口儿呢~麻溜的,走着啊”

 

别急啊

等我拿下1688传媒和瓷器合作

推出的独家优惠券

拿着这个给老板看

人家还送14.8小吊梨汤呢

清甜可口

润喉养肺

小吊梨汤

就是亲友聚餐的标配呀

走进瓷器店内

霍,怪不得人家能把店开到悉尼来

这店面,就是有面儿

这一砖一瓦的

不就是咱老北京的四合院么

在这里走着

就跟回到胡同儿遛弯儿似的

哎呦,这些小玩意儿也在呢

还是我小时候玩的

有年头儿没见了

“撂挑子、点儿背、侃大山……”

可以啊,店里把咱儿这北京老话儿都给镶墙上了

这要来个不是北京的

看见了不得晕了菜了

来来来,你读读看你认识几个

你个儿北京老炮儿要是念不出来

可丢份儿啊

行啦行啦

欣赏够了就赶紧上桌吧

菜都端上来啦

 

焖炉烤鸭

啥,瓷器的鸭子是焖炉做出来的?

得嘞,只要这道菜摆上来

我都不用尝

就知道这家店绝对地道

不清楚的,我就给各位说道说道?

这焖炉烤鸭啊,创始于明朝永乐年间

距今已经有600多年历史了

是 “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重点对象

它讲究的啊,是“鸭子不见明火”

由炉内炭火和烧热的炉壁焖烤而成

你瞅瞅这个鸭子

皮又油又亮

吃起来外酥里嫩

简直是人间美味啊!!

帝都美食

御膳也是信手拈来

 

烧烩爪尖

 

这一道“烧烩爪尖”您可瞧好喽

酱制的猪蹄,手工脱骨后过油

在经过高汤熬制

味道那叫一个香哦

别说我了

连慈禧她老人家都抵不过这香喷喷猪蹄的诱惑

连下懿旨招其入宫,成为独特的宫廷贡品

二姐夫熏肘子

 

这可是根据从宫中传出来的秘方制成的

你看这肉分量十足

肥而不腻

不愧是御膳

味道就是棒!

贝勒爷烤肉

话说京城的贝勒爷们都好儿什么?

答案肯定五花八门

但这道烤肉肯定少不了

这道菜因此得名

 

三不沾

要说前面都是宫廷御膳流传到民间而成名

那“不沾筷,不沾盘,不沾牙”的三不沾

可谓美食中的“奇葩”了

最初它只是普普通通的民间小吃

无奈谁让它太好吃呢

让乾隆皇帝欲罢不能

执意将之带回宫中

成为御膳经典

皇城根下

民间吃食美味的怎么可能只有三不沾一个?

 

爆肚儿

 

凡是老北京就没有不知道爆肚儿的

传说梁实秋先生当年留学美国

心中最念念不忘的就是它

学成回国后

他居然连家都顾不上回

直奔爆肚儿店

酒足饭饱后

才慢慢往家里走去

多年后梁先生回忆起这件说

形容它是“平生快意之餐,隔五十年犹不能忘”

 

炒肝儿

 

另一备受大家的小食啦

连吃包子,习大大都一定要点呢

 

炸灌肠

炸灌肠在老北京街上可是随处可见

那又香又脆的口感

让人怎能不爱

 

折箩

虽说折箩不过是将前一晚的隔夜菜全都混在一起

却是许多北京人心中关于家的独特记忆

带着点点的酸,微微的咸

和这米饭

味道刚刚好

不过你不用担心

隔夜菜早已是老北京旧时的做法

瓷器的折箩绝对是用新鲜蔬菜做成的哦

 

汤泡饭

老北京就是这样

可能是长期聚居这各种达官贵族吧

这里的人无论是说话方式还是美食

都是慵懒中又藏着精致

汤泡饭就是这样

虽然只是简单地将饭泡在汤里

但用的米饭却是轻炸过的

汁水也是用冬瓜丸子慢火熬制的

吃起来软糯糯的

让人的心都化了

 

除了这些

炒红果儿、芥末鸭掌、芥末墩儿、肉皮冻儿……

瓷器有这么多民间美食

不吃怎么对的起自己?

除却传统佳肴

创意菜也是瓷器的一大亮点哦

 

兔儿爷土豆儿泥

不要吃兔兔

兔兔那么可爱

可是他们只是土豆泥哇

软软的,柔柔的

简直让人欲罢不能

 

捉五魁

吃下麻将样子的点心

下一把打牌绝不点儿背

 

蜂窝煤

 

人家的煤是用来烧的

瓷器的煤是用来吃的

 

地雷

来,胆量测验

地雷你敢尝吗?

 

 

真没想在悉尼还能体会到咱独特的京韵?

下次聚餐咱几个铁瓷儿还来瓷器!

 

本篇推送运用了部分北京话撰写

不知你能看懂多少呢

 

铁瓷儿——好兄弟

个儿这儿——在这里

见天儿——天天

惦记着这口儿——想着这个口味

麻溜的——赶紧的,快点

遛弯儿——散步

撂挑子——不干了

点儿背——倒霉

侃大山——长时间没完没了地说一些琐碎、不恰当或无效的话

晕了菜了——晕了

地道——正宗

好(四声)儿什么——喜欢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