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瓷兒,吃了么您那(nei)?”

——“沒吶”

——“嘿,巧了么這不是?我也沒吶”

——“走走走,一塊兒去瓷器搓一頓啊”

 

——“這可是個兒悉尼開的京味兒飯館。裡面啊,全是咱老北京兒愛吃的!”

——“那可真了不得啊!我見天兒都惦記着這口兒呢~麻溜的,走着啊”

 

別急啊

等我拿下1688傳媒和瓷器合作

推出的獨家優惠券

拿着這個給老闆看

人家還送14.8小吊梨湯呢

清甜可口

潤喉養肺

小吊梨湯

就是親友聚餐的標配呀

走進瓷器店內

霍,怪不得人家能把店開到悉尼來

這店面,就是有面兒

這一磚一瓦的

不就是咱老北京的四合院么

在這裡走着

就跟回到衚衕兒遛彎兒似的

哎呦,這些小玩意兒也在呢

還是我小時候玩的

有年頭兒沒見了

“撂挑子、點兒背、侃大山……”

可以啊,店裡把咱兒這北京老話兒都給鑲牆上了

這要來個不是北京的

看見了不得暈了菜了

來來來,你讀讀看你認識幾個

你個兒北京老炮兒要是念不出來

可丟份兒啊

行啦行啦

欣賞夠了就趕緊上桌吧

菜都端上來啦

 

燜爐烤鴨

啥,瓷器的鴨子是燜爐做出來的?

得嘞,只要這道菜擺上來

我都不用嘗

就知道這家店絕對地道

不清楚的,我就給各位說道說道?

這燜爐烤鴨啊,創始於明朝永樂年間

距今已經有600多年歷史了

是 “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的重點對象

它講究的啊,是“鴨子不見明火”

由爐內炭火和燒熱的爐壁燜烤而成

你瞅瞅這個鴨子

皮又油又亮

吃起來外酥里嫩

簡直是人間美味啊!!

帝都美食

御膳也是信手拈來

 

燒燴爪尖

 

這一道“燒燴爪尖”您可瞧好嘍

醬制的豬蹄,手工脫骨後過油

在經過高湯熬制

味道那叫一個香哦

別說我了

連慈禧她老人家都抵不過這香噴噴豬蹄的誘惑

連下懿旨招其入宮,成為獨特的宮廷貢品

二姐夫熏肘子

 

這可是根據從宮中傳出來的秘方製成的

你看這肉分量十足

肥而不膩

不愧是御膳

味道就是棒!

貝勒爺烤肉

話說京城的貝勒爺們都好兒什麼?

答案肯定五花八門

但這道烤肉肯定少不了

這道菜因此得名

 

三不沾

要說前面都是宮廷御膳流傳到民間而成名

那“不沾筷,不沾盤,不沾牙”的三不沾

可謂美食中的“奇葩”了

最初它只是普普通通的民間小吃

無奈誰讓它太好吃呢

讓乾隆皇帝欲罷不能

執意將之帶回宮中

成為御膳經典

皇城根下

民間吃食美味的怎麼可能只有三不沾一個?

 

爆肚兒

 

凡是老北京就沒有不知道爆肚兒的

傳說梁實秋先生當年留學美國

心中最念念不忘的就是它

學成回國後

他居然連家都顧不上回

直奔爆肚兒店

酒足飯飽後

才慢慢往家裡走去

多年後梁先生回憶起這件說

形容它是“平生快意之餐,隔五十年猶不能忘”

 

炒肝兒

 

另一備受大家的小食啦

連吃包子,習大大都一定要點呢

 

炸灌腸

炸灌腸在老北京街上可是隨處可見

那又香又脆的口感

讓人怎能不愛

 

折籮

雖說折籮不過是將前一晚的隔夜菜全都混在一起

卻是許多北京人心中關於家的獨特記憶

帶着點點的酸,微微的咸

和這米飯

味道剛剛好

不過你不用擔心

隔夜菜早已是老北京舊時的做法

瓷器的折籮絕對是用新鮮蔬菜做成的哦

 

湯泡飯

老北京就是這樣

可能是長期聚居這各種達官貴族吧

這裡的人無論是說話方式還是美食

都是慵懶中又藏着精緻

湯泡飯就是這樣

雖然只是簡單地將飯泡在湯里

但用的米飯卻是輕炸過的

汁水也是用冬瓜丸子慢火熬制的

吃起來軟糯糯的

讓人的心都化了

 

除了這些

炒紅果兒、芥末鴨掌、芥末墩兒、肉皮凍兒……

瓷器有這麼多民間美食

不吃怎麼對的起自己?

除卻傳統佳肴

創意菜也是瓷器的一大亮點哦

 

兔兒爺土豆兒泥

不要吃兔兔

兔兔那麼可愛

可是他們只是土豆泥哇

軟軟的,柔柔的

簡直讓人慾罷不能

 

捉五魁

吃下麻將樣子的點心

下一把打牌絕不點兒背

 

蜂窩煤

 

人家的煤是用來燒的

瓷器的煤是用來吃的

 

地雷

來,膽量測驗

地雷你敢嘗嗎?

 

 

真沒想在悉尼還能體會到咱獨特的京韻?

下次聚餐咱幾個鐵瓷兒還來瓷器!

 

本篇推送運用了部分北京話撰寫

不知你能看懂多少呢

 

鐵瓷兒——好兄弟

個兒這兒——在這裡

見天兒——天天

惦記着這口兒——想着這個口味

麻溜的——趕緊的,快點

遛彎兒——散步

撂挑子——不幹了

點兒背——倒霉

侃大山——長時間沒完沒了地說一些瑣碎、不恰當或無效的話

暈了菜了——暈了

地道——正宗

好(四聲)兒什麼——喜歡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