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一家酒店的前华人经营者因为涉嫌剥削两名跟他一样有华人血统的马来西亚员工而被重罚211,104元,据称,这名华人老板曾经告诉两名外劳,他们就像他的“家人”一样。

在公平工作调查专员(Fair Work Ombudsman)发起的第一起种族歧视诉讼案中,联邦巡回法院认定,这名华人酒店老板利用了那些与他拥有相同文化价值观、努力工作养家的员工。 

联邦巡回法院已对这名来自新州的华人老板张昌彦(音译,Chang Yen Chang)处以35,099元的罚款。他原本拥有并经营塔斯马尼亚东海岸的Scamander Beach Resort酒店直到2014年。又因为他是Yenida Pty Ltd的董事兼公司秘书,该公司被罚款176,005元。

“这是公平工作调查专员首次起诉雇主种族歧视雇员。”公平工作调查专员娜塔莉·詹姆斯(Natalie James)说。

詹姆斯表示,这名雇主知道所有员工都合法享有法定最低薪资标准,但故意大幅克扣这对马来西亚夫妇的薪资,使他们的薪水远远低于澳大利亚员工,就因为他们的种族,这种做法是“非法且完全不可接受的”。

“这是一个令人不安的事实,即种族歧视是这个国家剥削移民工人的一个驱动因素。”她说。

公平工作调查专员根据《公平工作法案》的种族歧视条款成功提出了不利行动申诉。联邦巡回法院认定,张某和他的公司违反了规定,对待澳大利亚员工和对待这对马来西亚夫妇员工的做法有所不同。据称,这两名马来西亚员工被克扣了2.8万多元的工资,并且被要求额外加班,但却不做加班记录。

法庭也听取了澳大利亚华人的证词,得知华人社区中有一种文化,那就是帮助家庭,努力工作。

张某否认自己曾说这对夫妇是“家人”,向他们施压,要他们努力工作。但贝克法官(Barbara Baker)不予采纳。

法院认定,张某和他的公司“刻意区别对待(马来西亚夫妇)员工”。法院认定,这对马来西亚夫妇中的丈夫“属于弱势群体,依赖与Yenida的雇佣关系才能留在澳大利亚”。

这名马来西亚丈夫于2007年通过马来西亚报纸上的招聘广告,成为该酒店的厨师。张某的公司担保他获得了457技术工人签证,他在该酒店的餐厅一直工作到2014年。法院听说他被要求每周工作六天,每周工作时间长达57小时。

在2010年至2014年期间,他的年薪为45,240至46,280元,但却完全没有周末和公众假期的加班费。法庭得知,他总共被克扣了20,550元。

贝克法官说,这名丈夫在不了解澳大利亚劳资关系法的情况下,谈判并接受了这样的工作条件。

该男子的妻子于2009年9月至2010年1月期间持配偶签证,在厨房工作,必须每周工作35-51小时,固定周薪为446-594元。据称,她在四个月时间内被克扣了8775元。她提供了证据,表明她因工作量过大而辞职。

法院获悉,澳大利亚员工每周的工作时间不得超过五天,并且必须根据“酒店业薪资标准”获得最低时薪、罚款和其他补贴。

法院还裁定,该公司还对另外15名澳大利亚员工采用了错误的薪资标准,总共克扣了他们26,488元,平均每人1765元。

公平工作调查专员表示,这对马来西亚夫妇和澳大利亚员工都已全额获得补偿。

调查专员表示,这对马来西亚夫妇一直不愿意提出投诉,因为他们担心会影响他们的签证和永久居留申请。

这对夫妇在2013年成为澳大利亚居民后,终于辞掉工作,并寻求公平工作调查专员的帮助。

詹姆斯说,法院的裁决发出了一则讯息,即剥削移民工人是严重的违法行为,将被会处以巨额罚款。

她说她的办公室试图消除这样一种迷思:“付给外劳的工资可以低于澳大利亚法定最低薪资标准,‘差不多就行了’。”

詹姆斯表示:“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在这起案件上成功,是对任何想要基于种族作出雇佣决定的雇主的警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