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担心间谍活动,预计澳大利亚将禁止有争议的中国设备制造商华为参与澳大利亚5G移动网络的建设,这听起来就像勒卡雷(John le Carre)小说中的情节。

然而,这一决定将对澳大利亚年产值400亿元的电信市场产生影响——可能会伤害Telstra的竞争对手。

看来,继被禁止参与国家宽带网(NBN)建设之后,华为也几乎没有什么希望可以参与澳大利亚的下一代移动业务了。

《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上周报道称,美国国会指控该公司从事间谍活动,并批评它与中国军方和政府的联系“几乎确凿无疑”,必须被阻止向5G无线网络提供设备。。

《悉尼晨锋报》和《泰晤士报》在3月报导说,谭保政府对华为在5G方面的潜在作用表示严重关切——这是一种新的无线网络标准,网速可能达到现有移动服务的10倍,并且可以用于除手机以外的各种消费类设备。

虽然5G移动网络将由电信公司私营建造、拥有和运营,但政府仍然能够以国家安全为由,阻止某些供应商为其提供设备。

9月生效的改革要求电信公司保护其网络免遭“未经授权的访问和干扰”,如果有任何可能会影响到这一点的改变,都必须向政府通报。

华为是否被允许为电信运营商提供5G设备,将取决于联邦政府的关键基础设施中心(Critical Infrastructure Centre)作何决定,该中心隶属于内政部。

这与NBN的决定最终由内阁作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政府消息人士透露,他们期望情报机构对华为采取强硬立场,并提出禁止的建议。但是,他们表示没有做出任何决定。

让我们回头看看实际付钱构建这些网络的私营公司。Telstra拒绝将华为从其5G招标名单中排除,但这更多地被视为保留现有供应商爱立信的一种方式。

然而,华为是Vodafone现有4G网络的主要供应商。而Optus也使用其设备,虽然数量较小。

它也是TPG Telecom的供应商,TPG Telecom在定价方面具有无情的竞争力,而且花了6亿元来建立自己的4G网络。

TPG进军手机市场引发了人们对电信行业竞争极其激烈的担忧。这是Telstra(以及TPG)的股价一蹶不振的原因之一。

然而,如果华为遭到禁止,TPG以低廉的价格构建网络的计划可能会变得非常复杂。

正如一位业内观察家简明扼要地总结:“如果你无法再继续使用最便宜的供应商,那么您的费用就会上涨。”

在4G标准下,华为只为澳大利亚网络的RAN(无线接入网络)组件提供设备。这意味着网络中较为敏感的“核心”(或“大脑”)可以被隔离。消息人士称,但在5G网络中,这样做要困难得多。

而且由于第一版5G网络预计会对现有的4G网络进行螺栓式升级,因此禁止华为可能会使依赖其产品的运营商的升级路线复杂化。

换句话说,禁令对TPG,Vodafone和Optus来说可能是个坏消息。但这对Telstra就一定是个好消息吗?鉴于Telstra目前也有其自身的问题,这个答案可说不准。

花旗分析师大卫·凯恩斯(David Kaynes)说:“TPG现在花6亿建造的,可能是一个没有客户的网络。”

在最坏的情况下,如果华为被禁止,意味着TPG可能把数亿元浪费在了难以升级的网络上——这实际上是一项搁浅的资产。

华为在澳大利亚进行了大规模的游说,从朝野两党招募了各种前政客。(自由党前外交部长唐纳曾在华为澳大利亚的董事会任职;前维州州长布伦拜现在还在董事会里)。

但都无济于事。

在这类事情上,情报机构通常总能得偿所愿。目前,中国对堪培拉是一个特别敏感的外交问题,眼下若是有人胆敢站出来支持一家中国企业,那将无异于政治自杀。

 

本文译自《悉尼晨锋报》John McDuling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