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擔心間諜活動,預計澳大利亞將禁止有爭議的中國設備製造商華為參與澳大利亞5G移動網絡的建設,這聽起來就像勒卡雷(John le Carre)小說中的情節。

然而,這一決定將對澳大利亞年產值400億元的電信市場產生影響——可能會傷害Telstra的競爭對手。

看來,繼被禁止參與國家寬帶網(NBN)建設之後,華為也幾乎沒有什麼希望可以參與澳大利亞的下一代移動業務了。

《澳大利亞金融評論報》上周報道稱,美國國會指控該公司從事間諜活動,並批評它與中國軍方和政府的聯繫“幾乎確鑿無疑”,必須被阻止向5G無線網絡提供設備。。

《悉尼晨鋒報》和《泰晤士報》在3月報導說,譚保政府對華為在5G方面的潛在作用表示嚴重關切——這是一種新的無線網絡標準,網速可能達到現有移動服務的10倍,並且可以用於除手機以外的各種消費類設備。

雖然5G移動網絡將由電信公司私營建造、擁有和運營,但政府仍然能夠以國家安全為由,阻止某些供應商為其提供設備。

9月生效的改革要求電信公司保護其網絡免遭“未經授權的訪問和干擾”,如果有任何可能會影響到這一點的改變,都必須向政府通報。

華為是否被允許為電信運營商提供5G設備,將取決於聯邦政府的關鍵基礎設施中心(Critical Infrastructure Centre)作何決定,該中心隸屬於內政部。

這與NBN的決定最終由內閣作出,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政府消息人士透露,他們期望情報機構對華為採取強硬立場,並提出禁止的建議。但是,他們表示沒有做出任何決定。

讓我們回頭看看實際付錢構建這些網絡的私營公司。Telstra拒絕將華為從其5G招標名單中排除,但這更多地被視為保留現有供應商愛立信的一種方式。

然而,華為是Vodafone現有4G網絡的主要供應商。而Optus也使用其設備,雖然數量較小。

它也是TPG Telecom的供應商,TPG Telecom在定價方面具有無情的競爭力,而且花了6億元來建立自己的4G網絡。

TPG進軍手機市場引發了人們對電信行業競爭極其激烈的擔憂。這是Telstra(以及TPG)的股價一蹶不振的原因之一。

然而,如果華為遭到禁止,TPG以低廉的價格構建網絡的計劃可能會變得非常複雜。

正如一位業內觀察家簡明扼要地總結:“如果你無法再繼續使用最便宜的供應商,那麼您的費用就會上漲。”

在4G標準下,華為只為澳大利亞網絡的RAN(無線接入網絡)組件提供設備。這意味着網絡中較為敏感的“核心”(或“大腦”)可以被隔離。消息人士稱,但在5G網絡中,這樣做要困難得多。

而且由於第一版5G網絡預計會對現有的4G網絡進行螺栓式升級,因此禁止華為可能會使依賴其產品的運營商的升級路線複雜化。

換句話說,禁令對TPG,Vodafone和Optus來說可能是個壞消息。但這對Telstra就一定是個好消息嗎?鑒於Telstra目前也有其自身的問題,這個答案可說不準。

花旗分析師大衛·凱恩斯(David Kaynes)說:“TPG現在花6億建造的,可能是一個沒有客戶的網絡。”

在最壞的情況下,如果華為被禁止,意味着TPG可能把數億元浪費在了難以升級的網絡上——這實際上是一項擱淺的資產。

華為在澳大利亞進行了大規模的遊說,從朝野兩黨招募了各種前政客。(自由黨前外交部長唐納曾在華為澳大利亞的董事會任職;前維州州長布倫拜現在還在董事會裡)。

但都無濟於事。

在這類事情上,情報機構通常總能得償所願。目前,中國對堪培拉是一個特別敏感的外交問題,眼下若是有人膽敢站出來支持一家中國企業,那將無異於政治自殺。

 

本文譯自《悉尼晨鋒報》John McDuling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