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地時間9月7日清晨,記者被同行的微信驚醒,微信說:“快訊:明州警察局宣布劉強東全案撤銷。律師稍後公布案卷。”

警方:劉強東案件的調查仍在進行中

消息放出來的時間實太巧合,偏偏是大家都在等待的9月7日,此前警方表示星期五將發布劉強東案發布最新消息。

記者迅速聯繫了明尼蘇達州明尼阿波利斯市警方發言人艾德(John Elder)。

艾德回復說,警方12點的時候會發布消息。微信消息在聚集在明尼蘇達州的媒體中迅速傳開,大家開始等待警方發布時間。

本網記者立即把這條未辨真偽的消息告知明州明市亨內平縣的檢察官辦公室發言人拉澤夫斯基(Chuck Laszewski),請他幫助判別。

拉澤夫斯基迅速回復:“不是真的,”他再次強調,“警方還在調查中。”

中午12點,記者收到了警方的最新消息:“劉強東案件的調查仍在進行中,警察局不會公布任何與本案有關的資料,一旦調查完成,所收集到的訊息將依照標準程序,交給縣檢察官辦公室。”

此後,再聯繫警方發言人艾德,他的電話全部自動轉入語音信箱。記者發短信詢問,艾徳回復:他不能透露關於這個案件的任何細節。

在經過一個星期的調查後,明州依舊沉默不語。

明尼蘇達州明尼阿波利斯市警察局。宮欣 攝

明大卡爾森管理學院:不能見崔老師

據了解,劉強東此行來美,是為了參加明尼蘇達大學的卡爾森管理學院與清華大學經管學院合作的工商管理博士班(DBA),是主要針對中國商界領袖的教育項目。目前該項目學員的平均工作經驗為20年,平均年齡為50歲。從學校官網上可以得知,該項目一共有56個學分,課程佔據32個學分,論文佔有24個學分。

明大卡爾森管理學院。宮欣 攝

記者走訪了明大的卡爾森管理學院,找到了當初劉強東被警方帶走的教室。來自一位接近此事的同學的未經證實的消息說,劉強東在31日凌晨送女學生回家並被報警後,31日第二次被報警,劉強東是接到該女生電話並被女生約到這間教室,隨即被捕。

劉強東被警方帶走的教室。宮欣 攝

記者在學院隨機採訪了一些外國同學們,他們表示完全沒有聽過劉強東的事情。中國同學們也表示他們都是從社交平台上知道這個消息,事發後,那間教室成了網紅教室,很多同學都跑去合影。

在社交網絡上,除了劉強東和受害者,另外一個關注度極高的是卡爾森管理學院的崔老師。從學校官網查到的信息顯示,崔老師為劉強東所參與的博士班項目的負責人之一,卡爾森管理學院市場營銷系副教授。

記者嘗試想要聯繫崔老師,但是並沒有回應,也曾請門衛保安通過學校內線聯繫崔老師的辦公室,但是門衛在聯絡簿上並未找到崔老師辦公室的電話,其後幫助轉接其他學校部門,學校得知來訪是媒體後,迅速回復無可奉告,不能見崔老師。

從警察局出來後包場中餐館:奶茶妹妹沒有出現

記者走訪了劉強東在明大時經常會去的幾家中餐館。

其中一家餐館服務員向記者透露,在劉強東從警察局裡釋放出來後,到他們家餐館吃過飯。服務員稱,本來劉強東一行人是包了全場,但是在事發後隨行大多數人都提前回國了,所以他們就改成了包半場。

當天劉強東一行人中大部分都是男性,服務員回憶說,劉強東的妻子章澤天好像並沒有出現。

記者隨後詢問劉強東當時的狀態如何,服務員頗有些驚訝地告訴記者,“他們喝了好多酒,真的好多酒”,但是當天劉強東的神色和狀態並沒有什麼不妥,“和平時沒什麼不一樣,”服務員說。

記者隨後聯繫了明大中國學生會,當學生會會長得知記者為調查劉強東案而來,迅速且抵觸地說他們什麼都不知道,她說就連當初劉強東要來明大的事情,他們都不知道。記者繼續追問,是否真的如傳言一樣,劉強東在明大非常高調,早上都有男女學生陪跑等事,學生會會長無奈地說:“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我的私人電話最近天天都被打爆了,全是來問這個事的。”

受害人撤訴與否和最終是否提出刑事指控無關

儘管警方表示沒有消息公布,記者12點鐘以後還是前往明市的警察局,查詢是否還有公開的報告可以領取。

在警察局查詢中心,記者還未說完劉強東的姓名,辦公人員就已經熟練地從身後拿出了報告。翻看報告,與網上流傳的5頁報告一模一樣。

記者從警察局拿到的警方報告。宮欣 攝

報告顯示,該案發生在8月31日凌晨1點。劉強東因為受到“犯罪性行為-強姦-既遂(Criminal Sexual Conduct – Rape – Completed)”的指控而被警方逮捕。報告中標記了重罪,且劉強東所觸犯法規的編號為:F 609.342,是明州法律性犯罪中的一級重罪,也是最為嚴重的一種。

根據明州法律,在嚴重情況下對受害者實施侵入性行為,或者受害者年齡低於13歲,被定義一級性犯罪。而若劉強東被正式定罪,他會面臨12至30年的監禁。

警方隨後表示,這則報告並不是警方最終的調查結論,而是警方根據受害者的口述,將她報案後所說的內容如實記錄下來。最終報告仍需等到警方調查後再公布。

劉強東事發後,外界一直有傳言稱受害者準備撤訴。

明州聖保羅威廉米奇爾法學院的助理教授、多年從事法律工作的阿格爾加德律師(Steve Aggergaard)告訴記者,受害者的撤案與否和劉強東最終是否會被提出刑事指控並無關係,這是由檢察官決定的。

但是受害人是否配合警方,對案件來說是至關重要的,阿格爾加德律師補充說到,如果檢方唯一的關鍵證據是受害者的證詞,但是受害人又拒絕配合檢方的話,檢方就很難再把案情推進下去。

明州資深刑事律師周東發告訴記者,明州有被告保護法,意思是即使檢方認為案子沒有勝訴的可能,但是如果當事人堅稱自己被侵害了,那檢方除非有特彆強的證據,否則不能輕易地撤訴,會依照受害者的要求堅持起訴。

京東最新聲明:劉強東積極地配合了明州執法部門

京東在9月2日案發後,通過微博發表聲明稱:“劉強東在美國商務活動期間,遭遇了失實的指控,經過當地警方調查,未發現有任何不當行為。”

9月3日,京東又發布了一則聲明:“劉強東在8月31日被警方帶走調查,不久後劉強東被釋放,在此期間沒有受到任何指控,也沒有被要求繳納任何保釋金。”

由於京東2014年就已經在納斯達克(7902.5414, -20.18, -0.25%)上市,而根據美國證券法的規定,京東作為上市公司,必須如實披露公司及其高管人員所面臨的法律問題,不得隱瞞或發布不實信息。否則,將面臨證券交易委員會的處罰。

在京東聲明中的“警方未發現有任何不當行為”的說法,與明州當地警方公開給外界的信息並不一致。

記者從三家律師事務所網站獲悉,他們將會就京東是否違反了證券法規進行調查。其中的兩家,羅森(Rosen)和夏爾(Schall)律師事務所發表了聲明。聲明中說,京東為劉強東辯解的聲明可能會誤導了投資者,導致他們遭受財務損失。另外一家,波美蘭茲律師事務所(Pomerantz LLP)表示,他們正在調查京東還是否涉嫌證券欺詐或者其他非法商業行為。

京東的股價自事發後就持續下跌,股價一度逼近26美元,跌幅一度超過11%。截至周五7日收盤,京東的股價為26.95美元。

9月7日,京東最新的回應,態度有所轉變。

京東表示,劉強東積極地配合了明尼蘇達州執法部門,將來如果有需要也願意繼續配合。目前劉先生已回到北京,並恢復正常工作。京東同時強調,劉強東將繼續領導公司,該事件並未影響京東的日常運營。

相關閱讀:復盤劉強東案:飯局前後發生了什麼?

 8月28日:

遊船上的晚餐 當事人女生出現

劉強東此次美國明尼蘇達州大學之行,本因他是明州大學和中國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合作舉辦的一專業博士點項目(DBA) 的學員。“主要目的應該是來拿畢業證。現在許多大學都和中國院校有類似‘鍍金’合作項目,大佬們不可能真的來美國上課,主要授課地點還是中國學校。來美國時,多數為拿畢業證。一般就是校區聽聽講座,一些景點轉轉。”在這期間,不少學生志願者會協助組織、執行很多工作。

8月27日,劉強東和妻子、孩子、岳母等家人以及隨行人員若干,在MSP機場落地,“搭乘私人飛機,在MSP機場旁邊辟有一個專門的私飛小區域,航駕樓、跑道這些,學生們過去是幫忙拎行李。他們坐的是旅行社安排的奔馳高頂商務車。之後的幾天一直在學校活動,和所有類似項目的安排差不多。”

圖為8月27日,劉強東和家人以及隨行人員若干搭私人飛機在MSP機場落地。

8月28日,一行人在密西西比遊船上用晚餐,不確認當事人女生是否曾出現在晚餐上。8月29日,一行人在Minnetonka湖遊船上用晚餐,確認當事人女生曾出現在晚餐上。

8月30日:

見怪不怪的飯局 消費32瓶紅酒

8月30日,一切都這個晚上開始發生。劉強東一行在當地一家叫做Origami Uptown的餐廳,有了那頓“炸窩”飯局,這頓飯局的酒單、人數等細節之後被全部曝光。網上流傳的圖片顯示該晚宴上共消費了紅酒32瓶。

“我們都很驚訝酒單也被翻出來,真是什麼信息都瞞不住。”但對這類飯局,被訪者並不感到稀奇,甚至見怪不怪:“當天晚上的那個飯局很常見,知道這類項目常有這樣的飯局”;“一堆中年男人的飯桌上,經常坐着幾位年輕漂亮的女士,有時候一看就知道不是學生”;“我之前看到的大多是搭飛機一起從中國來的”;“我確定那個女生是管理學院的崔老師帶來的。”

圖為8月30日,劉強東一行在當地的Origami Uptown餐廳用餐,之後,女生被劉強東送回宿舍。

在8月31日飯局上,這名剛剛轉學不久、可能是“交換生”的女生出現在飯局上,很多同學都不認識她,一方面新來,一方面,並不屬於長年就讀於明大的留學生圈子,因此,很多學生們否認這名女生和明大有關係,甚至否認整個事件和明大有直接關係,因為“他們都是外面來的。”

8月31日:

第一次報警:女生對警察說”沒事“

記者在明大了解到,當事女生曾經兩次報警。有爆料人曾對記者說,第一次報警發生在飯局上。根據記者從其他渠道了解,第一次報警應發生在女生宿舍里。 晚餐之後,劉強東送這位顯然是被灌了很多酒的女生回宿舍。凌晨約2點左右,發生第一次報警。女生在其他人協助下報警。待警察出現後,女生卻表示:誤會,沒事兒。於是事情暫時結束。

8月31日晚,在聖保羅一家著名的叫Pazzalun Urban的意大利餐廳,劉強東一行聚餐,此餐館接待過克林頓,奧巴馬等美國政要。在座的還有明大卡爾森商學院博士班學生和工作人員等50餘人。

9月1日:

第二次報警後,劉在小教室里被捕:

圖為9月1日凌晨,劉強東在被第二次報警後,在明州大學卡爾森管理學院被警察帶走。

距離第二次報警時間間隔應該不長,劉強東被女生約至卡爾森管理學院二樓214號。那是一間非常小的僅可容4至6人的小教室,門上有玻璃窗。9月1日凌晨1點左右,就是在那間教室,劉強東被接警後聞訊而來的警察帶走。根據監獄報告,時間為凌晨1:36分。那間教室,已經成為學校的”新景點“,學生們在此進行各種“行為藝術”拍照,媒體也會在此守候。

1日下午4:05分,劉強東獲釋,後來公開的監獄報告上顯示為“犯罪性行為(Criminal Sexual Conduct)。但在保釋金信息上標註為零。在指控狀態一欄中,標註為“已釋放,有待起訴(RELEASED PENDING COMPLAINT)”。

記者曾探訪關押劉強東的監獄位置,監獄平縣及Minneapolis市的警局都在同一片區域,距離商學院1.7英里,大約7分鐘的車程。這也可以推測,在報警後,警察可以很快趕到現場。

後記

校園失去寧靜 蔣姓女子攪局

後來發生的事情,地球人都知道了,謠言也展開了想象的翅膀,飛得滿城風雨。其中最可笑的,莫過於蔣姓女子的出現,同學為此無比憤怒。“她的微博粉絲標有50萬”;“如果我們有這樣的女學生在校園裡,早就耳聞”。校園,也由此不再清靜,“很多人接到各種電話或郵件,被詢問事件情況”;“有些媒體給我們學生群發郵件,諮詢這個事情”;“我們明大一貫以學術見長,怎麼就因為這個事情才鬧得這麼出名!各種流言,罵語,我後來把自己社交媒體上明大的簡介都刪除了。”

案件時間線

8月27日:劉強東和家人以及隨行人員若干搭私人飛機在MSP機場落地;

8月28日:劉強東一行人在密西西比遊船上用晚餐,不確認當事人女生是否曾出現在晚餐上;

8月29日:劉強東一行人在Minnetonka湖遊船上用晚餐,確認當事人女生曾出現在晚餐上;

8月30日:劉強東一行在當地的Origami Uptown餐廳用餐,女生被劉強東送回宿舍,凌晨發生第一次報警;

8月31日:晚上女生與劉強東一行在當地一家著名西餐廳見面;深夜發生第二次報警。

9月1日: 凌晨1:36分劉強東在明州大學卡爾森管理學院被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