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有人呼吁华人澳新军团士兵的故事作为更广泛的澳洲战争叙事的一部分得到更普遍的认可,他们的贡献已经被遗忘了数十年。

在过去的几年里,澳籍华裔士兵的后代们为了让这些英雄主义故事保持鲜活并传播它们付出了共同的努力,想让更广泛的澳洲社区了解他们的贡献。

至少有213名澳洲华人参加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可能还有更多人——可由于当时澳洲实行歧视性的入伍政策,没有人知道确切的人数。 

“在世界大战期间,要进入武装部队是有种族要求的,”澳大利亚战争纪念馆(Australian War Memorial)的历史学家汉普顿(Meleah Hampton)告诉澳广(ABC),“基本上你得有‘欧洲血统’……如果你满足了这个要求,或者你可以伪装,那你就可以入伍。”

不过汉普顿博士表示,随着对士兵需求的增长,入伍评估也变得宽松。

“当然,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有证据显示一些拥有非常明显的中国姓氏的男性也被征召入伍,因为他们也有欧洲血统。”

93岁的李先生(Wellington Lee)是第四代华人,二战老兵,也是墨尔本的前副市长。他表示,像他这样的华人老兵从未获得承认,既是一件好事也是一件坏事。他说:“我们从来没有得到过承认——这很好,毕竟我们只是军队中的澳洲公民。但不好的是,他们倾向于忽视我们……特别是那些真正功勋卓著的华裔军人。”

「谁是比利·沈?」

李先生谈到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华裔狙击手比利·沈(Billy Sing),他曾在加利波利和后来的法国服役。

沈是一位著名的狙击手,据说在加里波利射杀了200多名敌军士兵,并获得了杰出行为奖章以及其他荣誉。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至少有19位华裔士兵因作战英勇而获得奖励。

“[沈]应该得到维多利亚十字勋章——甚至两个维多利亚十字勋章——结果他只获得了一枚卑微的英国帝国奖章。”李先生说,“他死的时候依然是个穷光蛋……今天,如果你问普通澳洲人‘比利·沈是谁?’没人知道。”

李先生表示,他认为华裔军人的功绩不受承认,“纯粹是出于种族歧视”,这是他从军生涯中始终面临的一个问题。

“我想加入海军时就知道这点,他们不肯要我。”他说,“我发现海军规定,新兵只能是欧洲血统。”

李先生说这件事让他震惊,虽然他进了空军服役,但发现其他军种中也很难进入。“在战争初期,就连陆军和空军也只想要纯种白人。”

退伍后重新陷入「白澳政策」

据墨尔本澳华历史博物馆副馆长王先生(Mark Wang)称,澳籍华裔士兵在服役期间遭受的歧视还是比平民生活中要好。

他告诉澳广说:“他们作为伙伴一起工作、并肩作战,所以当他们是士兵时,没什么歧视。但作为平民,当他们回到澳洲,就又陷入了白澳政策,而且国内对他们的歧视要严重得多。”

虽然时代已经变了,但事实证明,华裔澳新军团士兵的贡献依然难以获得认可,但该博物馆组织的展览正在设法改变这一点。

王先生表示,这个华裔澳新军团士兵展览已在维州的众多RSL分支机构举办,很快将前往珀斯。

许多华裔二战老兵的后代也将参加全澳范围内的澳新军团日游行。

不过,堪培拉的澳大利亚战争纪念馆和墨尔本的战争纪念馆都因为时间表已满而拒绝接受这个展览,这让王先生非常失望。

虽然悉尼唐人街有一座纪念澳洲华人的永久性纪念碑,但王先生认为,华人的牺牲应该获得承认。